网站首页 > 人妻交换 > 【亦妻亦母 】【作者:奴家】【完】
(一)爱子求婚缔神圣婚仪

  儿子向母亲求婚,怎办?

  没有母亲会遇到这种事,她亲生的儿子要娶她,成为夫妻。做母亲的也不会想过,下半生会做了儿子的妻子;不过,那是我亲身的遭遇。而我不是个没主见的人。只怪我在一段日子里,头脑没保持清醒,容让儿子几个月来不住的追求和暗示。当他提出婚事时……我已有点情不自禁了。

  他单刀直入的求婚了。

  如此,我下嫁了给他。

  这是一段惊世骇俗的婚姻。

  和亲生的儿子,结为夫妇,确是匪夷所思,为世所不容,但是在我教内,不单容许,而且可以隆而重之的庆祝。不过,至终,还是需要与教外人一起生活,这个偏向虎山行的做法,由我那个自小怯懦、怕事、内向的儿子提出来,教我不敢置信。

  没把握的事,我很少做,我真的有点昏了,才甘冒世人白眼和父老不谅解,拿我的清白和终身幸福一注押在儿子身上。

  我对那个儿子,是最放心不下的。母亲总是不愿意对儿子放手,总是替他打算,从读书、恋爱、事业和婚姻。我这个优柔寡断的儿子,是个裙脚仔,我打算一生带着他,想不到,是以夫妻的关系,身体和灵魂永远结连起来。

  一段历万水千山,重重波折的婚姻,细说从头。

  从一个微妙的心灵感应开始。

  人类的天父有个美意,要我和儿子,走在一起,永恒地作祂的仆人婢女。

  要为我们信奉的宗教辩白,世人说我们信“魔”教,鄙夷我教教义,甚至有人传言我们淫乱败德。

  事实上,我们是最严守礼法的人,我们的教规比世俗道德规范更严格,我们尊重婚礼,比世人更甚,而且我教给女人在婚姻里的地位,比任何宗教更高。世界上没有一个宗教主张“永婚”,即由有一种神圣婚仪所撮合的夫妻关系,能超越时空,存到永恒,让女人永为男人的眷属,今生如是,永世一样。

  永婚并非一般世俗的婚礼,是教内神圣的礼仪,由本教教长祭司认可,并在庄严的圣殿里祝圣;一般人伦关系,死了就终结,只有永恒的婚仪不变。天父的孩子,在荣耀的国度里,不分阶级、辈份。

  但是,只有一种关系和名份可延续下去,就是由教祖先知所默示,在圣殿里缔结的婚姻。

  他们将在永世里复生,永为夫妻,不住做爱,生儿育女,永无穷尽。

  儿子和母亲,父亲和女儿缔结永婚,据本教教义,并无不可,只要他们彼此相爱,信守永恒婚约,都为天父喜悦,并受教友祝福。

  教会其实鼓励信徒追查家谱,教内兄弟可以和祖上未曾行过永恒婚仪的女性冥婚,成为他们永恒的眷属,灵魂能藉以荣升天界。在教内微末的我,是少数与儿子在生前,结成夫妇的人。

  我和儿子的婚礼,当时在教内是一件轰轰烈烈的大事。教会的大祭司,隆而重之,在圣殿内秘密的仪式中,把我俩永恒地连结在一起,并嘉奖我们的勇气。大祭司说,在进升天界的道路上,我们是先行者。

  世俗的法律禁止多重婚姻,将近亲结合视为淫邪和罪恶,但教祖曾娶了三十个妻子。妻妾群中,有些是姊妹,有些是母女,共事一夫,相安无事。有些先贤曾遵教规,与继母、同胞姊妹、姑母,婶母,缔结永恒的婚姻;他们的婚姻也是美满的,是我们的典范。

  今天,为了避免世俗人干预,寡居了的母亲,纵使亟需儿子的照顾和爱情,鲜有儿子敢承担义务,娶母为妻。

  当然,永恒的婚姻与肉体的结合是两件事。冥婚的夫妇,阴阳阻隔,不能性交;所以夫妻的关系是名义上的,要到永世相会时,才可以圆房。

  如果双方都在生,而且仍有性欲的话,永婚的近亲可否有性生活呢?当然可以,丈夫就是丈夫。无论他是谁,如果要求和妻子在肉体上有亲密的关系,甚至期待藉肉体的结合,生养儿女,是他应有的权利,并且合乎天父向教祖先知启示的旨意。这是我对我教教义的理解。

  登上祭坛,我们母子盟誓,彼此相爱。步下红毯,进入新房,我们母子分享性爱的欢愉,互作委身的明证。

  按教例,我们是正式的夫妇。儿子声明纳我为正室,因为从前多有多重婚姻的习惯。从此,我亦妻亦母的与儿子共同生活。

  (二)娶母为妻为成永恒救赎

  母亲不轻易下嫁儿子,儿子向母亲求婚也不简单。

  我比别的母亲更呵护儿子。他是独子,体弱多病,丈夫不信教,找人替他批命,说他命薄,但克父,可能养不大,离开家庭生活会好一点。

  丈夫要子承父业,儿子却以传教为己任,为此,我曾与亡夫争执。我常常要把他保护在翅膀之下、维护他。他去外国读神学,我想飞去陪他,当然不容许。飞去探望他,但他不愿意我常去;他说,没有母亲会陪儿子去读神学的,而且打扰他潜修苦行,对他太好照顾会坏了他的灵魂。但见他形容更为消瘦,做母亲的痛在心头。

  他不愿归来,不过丈夫急病去逝,他回来奔丧。

  进修回来,他好像变了另一个人,脸上流露着一份从前所没有的自信,精神也饱满了,虽然形骸仍是单薄。在律师向我们宣读亡夫遗嘱时,我眼角斜睨他一眼,看见他以奇异的眼神,打量着我。他并不关心遗嘱的细节,只注意着我。

  以后,素来寡言鲜语的儿子,开始和我谈论他的宗教理想。三年的苦读,他明白到我教的精髓,不是禁欲克己;肉体不过是暂住的躯壳,都要在永恒转化而为不朽。他说,他开始享受人生的每一时刻。

  他回来后,一直都在我身边,但不是我留住。他爸爸遗留的生意,他没兴趣打理,信任我和他舅父替他管理。他大部份时间都奉献作传教工夫,而且,请我陪他同去;那是我心里愿意做的事,那样我就可以在他身边,照顾他、保护他。

  他和我谈的都是信仰的问题,我虽然笃信圣教,并世代为教友,但很惭愧,对经书是一知半解。由于丈夫是教外人,不方便经常与教友集会,有点生疏。儿子简直把我当作他的学生,把他的见解,一一分享。

  跟随他传教的日子,我看到他不为我所知的一面。他实在为圣神所用,平时不善辞令,谈起道来就口舌便给。

  我看见教内许多女孩子都迷上他,藉故亲近他,其中一个,是我哥哥的小女儿,才十多岁,整天腻住他;我开始在她们当中替儿子找媳妇。他知道了,对我说,他只想念天国的事业,心无旁骛。

  我并未察觉,他另有追求的对象,就是我。当然,他的言谈举止都很含蓄,后来才明白,在在都向我表示关怀、体贴。而他最主要的话题,是永婚的教义。丈夫死去一年之内,我陪他跑过大江南北;他令我很快就忘记了丧夫之痛,因为他悄悄地就补了那个男性的空位。

  我开始盼望他出门传教,我可以离开公司的办公室,那不是我最愿意留在那里的地方,而与他上山下乡,去那些从未去过的小城,和乡郊,见不同的人。粗茶淡饭,并不讲究旅馆的设备,能歇一宵就满意。儿子对我说,想不到妈妈可以过这种简朴的生活。或者是为了传教,又或者是有儿子相陪。

  你要相信,刻意营做的浪漫的情调,女人都会享受,但也会叫她有戒惧。儿子并没有采取这种求偶攻势,这是他的弱项,他从来就不苟言笑,十分拘谨的。而藉故的亲近,会吓怕了我,就误了我们的好事;他只是以他的诚意,和连他自己也不晓得有的气质和魅力,吸引着我,打动我。

  在相处的时光中,我们无所不谈,毫无芥蒂,却不说儿女私情。我留意到他打量我的眼神里,筹谋着一件大事;后来,我才明白那是我们的终身大事。

  我其实和别的女孩子一样,已经对他神魂颠倒了。我已经做了他的信徒,他一说话,我就留心听,觉得他有道理。他传教是成功的,他说一切有关经书所言说的,我毫无疑问地相信。他要我许以芳心,我会怎样?他说,是圣神的感召和经书的教训。

  在一次下乡传教途中,他终于说出那放在他心底的话。圣日聚会后,他和我留在教堂里。他煞有介事的,说有要事商量,要我留心听他说。在指着圣坛前,向我发表爱的宣言。他翻开经书,讲解神圣的婚仪──永婚的教义。[ 此帖被枫椛樰枂在2016-07-19 19:50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