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另类小说 > 老婆被结扎,我让你妇女主任给生儿子【完】(



老婆被结扎,我让你妇女主任给生儿子

  北方的冬季寒风瑟瑟,街上没有几个行人,路旁早已枯败的野草、树叶被风卷的到处跑。
  乡里的计划生育管理人员又来到了永平村,村里负责计划生育的妇女主任是栓鱼的老婆桂兰。桂兰带着乡里的人来到二柱子家,他家的两扇大门仍然像女人的屄一样紧闭着,锈迹斑斑的大铁锁挂在门上犹如大号的阴蒂。
  桂兰对乡里的人说:「看来二柱子还是没回家,不知道他把老婆弄哪个旮旯里肏屄生孩子去了,都生了两个丫头了还要生,我看就算把他家婆娘的屄肏出老茧来,也生不出个儿子来。」话一说完,她和乡里的检查人员都笑了,乡下人,说话就这么荤糙粗鲁,就算是乡干部也一样。
  桂兰下令,把二柱子家的锁给撬了,他们找来钢钎和铁钳,很快门被撬开了,院子里地面散落着被风吹断的树枝和一层鸟粪,显然有很长一段时间没人居住了。看到这光景,桂兰只好带着乡计生站的人去了下一家。
  二柱子前头已经生了两个女儿,在「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的传统思想影响下,重男轻女现象在农村根深蒂固,计划生育就与多数人的传统意识造成矛盾冲突。为了能生个儿子,二柱子带着老婆躲出去了,生不出儿子,他是不打算回家了。
  晚上,二柱子的老父被乡里的带走,原因自然就是他的儿媳妇不结扎。用桂兰的话说,「只要你儿子的鸡巴还能在你儿媳妇的屄里日出孩子来,你就甭想回来。」二柱子他爹,脸上愁云密布,「俺这一辈子都是老实人,从来没做啥违法乱纪的事,你们就放了我吧,出去了把俺阉了也行。」桂兰大笑「割你的老鸡巴?开什么玩笑,你儿媳妇的那个洞又不是给你肏,割了你有啥用?你就是老和尚的鸡巴,永远也肏不到女人的洞洞里了。」众人大笑。
  二柱子是一个孝顺的儿子,从不去招惹父亲生气。很快,亲戚传话给他,他知道了父亲被计生站抓走的消息。这一夜他失眠了,忍不住流下了泪水。
  躺在二柱子身边的媳妇小玲,内心也很憋屈,谁让自己没有给丈夫生一个带把的传宗接代呢,要不还会沦落这种地步?天天生怕被人带走给结扎了。难过归难过,她也想不出什么办法安慰二柱子。
  小玲把衣服脱的光光的,把农村妇女特有的大奶子、大屁股送到二柱子的面前,「来吧二柱子,你好好的肏我一晚上,如果今晚怀不上孩子,我就去医院把扎结了」.二柱子没说话,只是迅速的把自己的衣服脱光,伸手去揉捏媳妇小玲的那巨大的奶子。
  小玲屁股大,奶子也大,最让二柱子喜欢的是,小玲的奶头也特别大,跟鹌鹑蛋似的。乳晕更是暗红色的一片盖住了半个乳房。
  柱子把小玲抱在怀里,狠狠的亲着,疯狂的咬着。从小玲的耳朵跟,咬到了脖子,又从脖子要到奶子,在小玲的身上留下一排排的牙印,像是发泄一样,小玲也觉得这样的咬噬很舒服,不由的发出了大声的呻吟,之后二柱子顺着她的奶子往下摸,大手来到了屄口,他抓着小玲的阴毛揉弄,并把手指放在小玲肥厚的阴唇上来回拉动,把小玲弄的浪声更大了,身子来回扭着,随着扭动,那大白屁股晃来晃去的,把二柱子晃的鸡巴涨的更大了。
  接着深入一步,二柱子把食指,放在小玲的逼缝上,略微使劲,是手指肚接触到小玲的阴蒂,这样只拉动了两下,小玲阴道里流出的淫水就粘满了手指,并顺着手指,流入掌心,二柱子赶紧把沾满淫液的手放进嘴里,贪婪的舔着,像吃什么极品没味一样,嘴巴叭叭响,全部咽了下去,然后又去扣,接着再吃。
  这样扣了几次,小玲已经舒服的有些颤抖了,二柱子一看差不多了,赶紧让小玲趴下,她抓着那两半大白屁股,把黝黑粗大的鸡巴对准泛着淫液的肥屄插了进去,一插到底,小玲“哎呦”一浪声,被肏的胳膊腿发软贴到炕上。
  他一只手捏着小玲的一边大屁股,一下一下狠狠的肏起来,每次都连根肏到底,拔出的时候只留一个龟头尖在里面,随着他的插动,小玲屄里的鲜肉的膣肉都被粗大的鸡巴带着翻出,然后又随着鸡巴卷入。
  抽插的速读越来越快,二柱子抓小玲屁股的手也越抓越有劲,他抓着那肥厚的屁股,使劲向两边分开,由于使劲往两边抓的幅度越来越大,把小玲的屁眼都分开了,因为现在他必须充分的刺激小玲的阴道,以期能肏出一个儿子,让家里添个带把儿的。
  就这样肏了半个小时,小玲再也坚持不住了,她被二柱子肏的浑身大汗淋漓,汗水顺着她那大大的奶头往下滴,她的高潮也马上到了,随着抽插,不断的使劲往后顶那大屁股,去迎合二柱子的鸡巴,以便于肏的更深。二柱子觉的小玲高潮快来了,更是加快了速读,他要和小玲一起高潮,然后把精子灌入小玲的阴道,便于让小玲受孕。
  小玲使劲顶了几次之后,浑身紧绷,「啊啊……啊啊啊……」狂叫不止,「二柱子,使劲肏,快啊……我要来了,上劲了,你准备好射进去啊……」二柱子依旧不说话,这时他不能分神,所能作的是最大限度的加快速度,用行动狠劲的肏着小玲。在小玲痉挛的一霎那,他也到了高潮,把粗大的鸡巴死死的顶在小玲的小屄深处,阴囊紧缩,精关打开,一股股的精子如山洪爆发一样涌了出来,烫的小玲整个身子趴在炕上,舒坦的一阵狂喊浪叫!同时她的阴道屄肉开始不由自主的蹦蹦乱跳收缩蠕动,紧紧的吸着那粗大的鸡巴,释放出大量的阴精,这阴精一出她算彻底的瘫软了,只大声的喘息着。
  二柱子就这样堵着小玲的阴道口,昏昏沉沉的睡着了,一直到第二天才醒。
  无奈的是过了几天,小玲没有怀孕的迹象,气的二柱子大骂,「晚上我费了那么大劲,白肏了。那么折腾也他妈的没折腾上孩子,我还想一旦你怀了孕,那就让我去做手术,这样还能赌最后一把,可你那屄也太不争气了。」只把小玲骂的眼泪汪汪的。
  没办法,二柱子带小玲回到村里,由桂兰和乡里人带着去县医院做了手术。
  小玲手术后,二柱子的爹也被放回了家。
  打这里开始,二柱子见到桂兰就恨的牙痒痒,看她每天扭着那浑圆的小屁股,挺着大奶子满村跑,查看各家妇女的怀孕情况,他心里就生气。暗自发誓,「我非把这女人收拾了不行,就是这死娘们害的我不能生儿子了。」
桂兰是老村长的老闺女儿。她有两个哥哥,都在城里安家落户了,老村长身边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桂兰从小就娇小秀气,老村长也格外疼她,老村长退下来后,就推荐小兰做了村里的妇女主任,主管计划生育。并招了个上门女婿栓鱼,这栓鱼是个老实人,自从到了老村长家和桂兰结了婚,就跟长工一样被呼来喝去的。
  二柱子打定主意报复桂兰之后,就一直暗中注意桂兰的行踪,一个月之后,他终于找到了机会,那天栓鱼老家有事,回他自己父母那边去了。老村长感冒,实在没办法的情况下,桂兰背着竹筐上了山,她得给牛去割草。
  桂兰背着竹筐,哼着歌曲就进了山,她完全没有注意都身后的不远处有一双仇恨的眼睛盯着她。只割了几下草,桂兰就觉得手有些疼,轻声的嘟囔着,「想我桂兰,也来割草真是笑话,这种粗活那是我这样的大小姐干的,都怪那死栓鱼,好好的这时候回家。」嘟囔完之后,桂兰把竹筐往地上一放,她突然有了尿意,左右看看了没人,她就蹲在路边开始撒尿。山里的农村人可没那么将就,找个没人的地方就地解决。
  桂兰脱下裤子,露出白嫩浑圆的翘屁股,蹲下身子,哗啦啦的就开始放水。
  正在她尿的舒畅无比酣畅淋漓的时候,突然二柱子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吓得桂兰尿了一半的尿,又憋了回去,由于匆忙提裤子还尿到裤子上不少。
  「二柱子,你……你要干什么?老实的给我站在那里,不然我告你强奸妇女,非把你抓起来不可。」她虽然害怕,但也没忘了威胁二柱子。
  二柱子红着眼睛一声冷笑,「呵呵,告我啊,你他妈的告我啊,抓我又怎么了,老子今天本就打算弄死你的。」说着他从后腰上拔出了砍柴刀。
  「别……别过来,再再过来我要喊人了。」
「喊那!你妈逼的喊啊!我刚在这附近转了一圈,这里根本就有没有一个人影。你他妈的害的我不能生儿子,逼着我老婆去结扎,抓我爹去蹲号子,你做这些坏事的时候没考虑过会遭报应吧?啊!」二柱子走进一步继续说,「我本打算一刀把你砍了,随便找个地方一埋,你桂兰就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这荒山野岭的少个人也没人过问,最多你爹给你报个人口失踪。不过呢,我刚刚看你撒尿那屁股还真白,那肉真嫩,你这细腰、水灵的小屄也挺红润的,在咱这村里你也算上漂亮娘们了,我二柱子还真舍不得杀你了。你结婚时间也不短了,可栓鱼愣是没在你的屄里播上种子,今天我就替他把播种的活干了,让你这骚屄娘们给我生个儿子。」说完之后,二柱子就上前捏桂兰的大乳房。
只听桂兰吓的“啊……”的一声大叫,双手赶紧去捂胸,这一捂胸不要紧,裤子哗啦就掉在了地上,刚刚二柱子出现,她根本没来得及系腰带,是用双手提着裤子的。桂兰的裤子一掉,她白花花的大腿,还滴着尿的肥嫩小屄就一览无余的展现在了二柱子面前。
  桂兰发现下面曝光,又想要弯腰提裤子,二柱子把刀抵在了她的胸口上,吓的桂兰一动也不敢动了,她浑身颤抖,一改往日的威风架势,转而祈求二柱子,「柱子哥,你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干妇女主任了,求你了!」
「求我?求我有什么用?我老婆已经被做了手术,孩子再也不能生了,要我放过你也行,你得给我家生个儿子。」说着二柱子左手手已伸到桂兰的大腿间,手指拨开她肥厚的阴唇,「你她妈的还真够骚,没穿内裤啊。」桂兰一句话也不敢说,任由二柱子乱摸乱扣。
二柱子将手指伸到她的嫩屄口,扣了几下,把手拿回来,放在鼻子下闻了闻,一股尿臊味扑鼻而来。看二柱子这样桂兰又羞又怕,又觉得有种说不出的刺激,待二柱子又扣了几下之后,她的阴道内里已湿了一片,二柱子又用手指沾了一手她的爱液,缩回手,舔桂兰分泌的液体,显然这次他比较满意。
  桂兰盯着二柱子的刀,一下也不敢挣扎,只是浑身颤抖,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刺激。二柱子见桂兰也不反抗,索性撕下她的上衣,把她剥了个精光,顺手把刀插在地上,一只手抓着桂兰弹性十足的大奶子,送进嘴里吸着,一只手继续扣弄她的小屄,用嘴唇呡扯着她的乳头和嫩肉,此时桂兰竟然闭上眼睛,看上去很享受,并轻轻哼出了声。
  揉弄了一会,二柱子似乎受不了了,他三下五除二的就把自己脱光了,那根粗大黑亮的鸡巴,猛然弹出,暴露在了桂兰眼前。
桂兰见到二柱子的那么大的鸡巴,惊呼出了声。「天啊,怎么那么大呀?」
二柱子冷笑,「知道我上面没有哥哥,为啥还叫二柱子吗?老子一出生鸡巴大,而且是翘着的,就跟一根柱子一样,我爹干脆就喊我二柱子,今天我就让你尝尝这大鸡吧的滋味,可惜让你这骚货害的,我愣是没有儿子,要是我有了儿子估计鸡巴也得这么大。」说完他的脸上又露出了仇恨的表情。
  从小到大,桂兰那见过那么大的鸡巴,她小时候偷看过她爹的鸡巴,但远没有二柱子的大,至于栓鱼那就更别提了,桂兰觉得他的还没有她爹的鸡巴大,二柱子的这家伙,跟个小种马的鸡巴似的那么大。
  她看说着,不由的她的小手抓起柱子的大鸡巴就套弄了起来,然后就放进了嘴里去嘬。但是鸡巴太大,嘴太小,桂兰只能含进一个鸡蛋般的大龟头。
  二柱子抓着桂兰的头发,让她舔了十来分钟的大鸡巴之后,觉得差不多了,示意她躺在在草地上。没等桂兰躺好,二柱子掰开她的双腿,大鸡巴对准那湿漉漉的,泛着淫水亮光的小屄就插了进去,一插到底,毫不怜惜。桂兰嗷的一声大叫,一下就完全的倒了下去,鸡巴也滑了出来,「疼……疼……死了……」随后竟然流出了眼泪。
  鸡巴插入的一瞬,二柱子也觉得无比的她的阴道非常的紧,就像大卡车钻山洞一样,结果一进去就被夹在屄洞里了。
  低头看着大龟头上有丝丝的血迹,二柱子也有些疑惑,「你她妈的怎么?还是处女?」「我当然不是处女了,只是栓鱼的鸡巴比较短小,我屄道的深处从他从来就没进去过,你的大鸡巴狠劲的插到底,那块处女地的嫩肉让你给肏破了,好痛啊,哎呦……哎呦……」
二柱子其实只是恨她让自己没法生儿子,打心里也不想杀了她,只是想好好的报复她一下,看桂兰那样子不由得有些心软,让她躺在地上,自己跪在她两腿之间,把大鸡吧缓缓的推了进去,然后慢慢的抽出来,这样肏了一阵之后,桂兰适应了二柱子大鸡吧的肏弄,不再喊疼,而是发出了淫荡的呻吟声,伸出胳膊紧紧地搂住二柱子的脖子,摆动着灵蛇一样的小腰,挺起小屄,配合着大鸡吧的猛肏。
桂兰浪声地大叫着说:「柱……柱子哥,我……我愿意给你生儿子!」
只见她两个白生生的大奶子小白兔一样的挑动,这样的女人和小玲是完全不一样的两种女人,一个风骚,一个生猛。二柱子感觉到了从来没有过的刺激,舒畅、惬意,浑身舒坦的毛口都张了开来。
  桂兰被大鸡巴这一肏,感到和栓鱼的鸡巴一比真是天壤之别,只感到浑身酥软,魂魄升天,很快就高潮了,她觉得自己的小屄从来没有如此的充实,火热、刺激和舒坦过。桂兰被二柱肏的高潮了3次之后,柱子加快节奏,只听见鼻孔里急促的呼吸之外,柱子仿佛感到自己是在云里雾里翻滚一样,刺激的再也把持不住,浓热的精子滚滚而出。
  此时的桂兰早已成了一堆烂泥,两个雪白的乳房随着心脏的跳动在微微颤抖,看着她的莹润白嫩的身子,柱子感慨道:「这天天不干活,保养水灵的女人屄,肏着就是他妈的爽啊」完事后二柱子给桂兰穿好衣服,只见桂兰两眼含情,脸陿微红的对二柱子说:「我身子都软了,柱子你先走吧,记着,明天我还来打草」二柱子一听心中莫名的一阵悸动,他没说话,转身走了。
  天快黑时桂兰才背着竹筐回村里,她的竹筐里没有草,并且走路蹒跚,据说是割草的时候被蛇咬了一下。
  从此以后,桂兰经常背着竹筐上山,只是割不到草,每次都是空着筐回来。
  二柱子也经常同时上山砍柴。
  一年后,桂兰生了个儿子,据说这个儿子一出生,小鸡鸡就很大,而且是翘着的。
  二柱子也经常乐呵呵的,脸上没有了以前的愁云,除了干活以外就是经常的上山砍柴......



本主题由 mmcwan21 于 2015-2-11 17:40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