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另类小说 > 【端午活动】 女检察官的屈辱生活 【完】 (作



夜幕渐渐降临,都市的霓虹开始闪烁,池晶晶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到了家。远大集团一案下周开庭,作为第一主控官的她这几个星期来忙于工作,常常早出晚归,和丈夫女儿聚少离多。此刻家门反锁,估计又是无人在家。多年来,池晶晶已习惯了这种家庭生活,丈夫是一家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很多时候在外应酬,女儿平时留校,只在周六周日回家。一家三口经常分三个锅,各自为政。


  虽然这样,池晶晶还是很爱这个家,很爱丈夫和女儿,工作的繁忙只是让生活更充实,女儿也许受家庭的影响很早就变得很独立,学习成绩也很好。以前池晶晶会尽量安排双休日和丈夫女儿一起过,去登山,到郊外野炊,或开车到外地去度假……但池晶晶也是个工作起来不要命的人,正是凭着这种干劲,她很快成长为通海市人民检察院优秀的检察官,在法庭上她以超凡的智慧和勇气维护法律的尊严,向一切邪恶宣战,在她身上闪烁着正义的光芒,正象她自己说的一样:很多人说我美,其实我只有一身正气……池晶晶进屋后打开灯,明亮的灯光让她感到了家中的温暧,不管在外边多么累多么苦,只要回到家她就感到进入了一个温暖的港湾,虽然此刻家里只有她一个人。


  她放下肩上的包,脱下身上的制服,看来晚饭只有亲自动手了。突然她发现饭桌上放着一个公文包,“什么东西……”池晶晶走近一看,是个邮件,上面的收件人正是她自己,她想可能是今早邮局送来的,她中午没有回家,丈夫便把这东西放在显眼的位置好让她回来看到。


  她拿起来发觉还挺重的,“是什么东西……”她边想边拆开了信封,里面是一大叠复印的文字材料,她取出上面的一份来细看,这一看让她大惊失色,“不……不可能……怎么会……”她变得有点慌乱,急忙拿起其它的来一一细看,啊……这……这怎么可能……“就在她有点不知所措的时候,突然”铃……“屋里的电话铃声大作,她象从梦里惊醒一样,急忙去接电话。


  ”喂,请问……是哪位……“池晶晶问道。


  ”是池检察官吧!看过那份材料了吗?“电话那头传来一把低沉的男音。


  ”你是谁?你想做什么……“池晶晶急切地追问。


  ”你不用知道我是谁,我想以池检察官的专业水平应该不用怀疑材料的真实性了吧……“男人不紧不慢地说。


  ”快说,你是谁,到底想干什么,否则我……我要报警了……“池晶晶强作镇静地说。


  ”报警?不是吧,池检察官,你想把你老公送去坐牢啊……哈哈……“”……“池晶晶一时语塞。


  ”听着,下周远大的案子你最好退出,还有,我们随时会联系你的……“”喂……喂喂……“池晶晶还想说什么,电话那头的男人已挂线了。


  多年以来,每逢有大案要案时收到这样那样的威胁恐吓已不是第一次了,这些年池晶晶也顶过去了,但是没有想到自己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几年前她丈夫杜文瀚所在的公司鼎盛国际集团因为造假帐受到调查,杜文瀚作为财务总监和其它几名经理有重大嫌疑,但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证据不是很充分,没有正式起诉,后来文瀚调离了鼎盛到现在的这家公司任职,虽然文瀚极力否认,但池晶晶始终感到这件事不是那么简单,想不到这件事在远大案开审前爆了出来。


  远大集团涉嫌走私洗黑钱,涉及的人物很多,省里已经批示,不管阻力多大一定要查出来,反贪局,纪委,海关,金融,公安……等部门全力切查,终于将幕后的大鱼钓了起来,作为公诉人的检察机关要把罪犯送上法庭,接爱法律的制裁,能不能把罪犯准确定罪,面对对方重金请来的大律师,作为第一主控官的能力至关重要,经无数大案考验的池晶晶再一次接爱了组织交给的任务,但她万没有想到在这个紧要关头,对方会祭出这个刹手锏,这是她始料未及的。


  根据对方提供的证据,文瀚和当时的公司高层共同全谋造假帐,虚造利润,骗取巨额公款,她知道为上千万的数字足以把任何一何人送上刑场。


  时间一天天过去。


  池晶晶在三天后再次接到了那名神秘人的电话,下午3点她向单位告了个假按照电话中的指示来到北港路的鼎盛集团大厦,一路上她反复思考,如果只是要她不出庭,为了丈夫,为了这个家,她一定会答应,但她有种预感,对方不会如此简单。


  池晶晶坐电梯上到五楼,一名小姐上前礼貌地说:”小姐,请问您想找谁?“池晶晶四下望了望说:”我姓池,我要找卓董事长。“”呵,您是检察院的吧,董事长吩咐了,您可以直接进去,这边转左就是董事长的办公室。“”好的,谢谢你。“池晶晶走了十几米,来到一房间门口,上面写着董事长办公室,她敲了两下门,里面的人说道:”进来……“池晶晶推门进入,只见宽敞的办公室里装修华丽,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坐在办公桌后面,肥胖的身子靠在大班椅上,”呵,……是池检察官吧,欢迎欢迎……“男人干笑着说,并没有站起来。


  ”我是池晶晶,你就是那位给我寄材料的人?你到底想干什么?“池晶晶一脸严肃,不卑不亢地说。


”呵呵,池检察官真是快人快语,好,那我就直说了,远大那边是我儿子办的,那件案子上面已经有人给你们领导打招呼了,池检察官只要答应不做主控上庭就行了,至于你先生的事嘛……“卓锦堂一双鼠眼在池晶晶成熟丰满的身体不老实地扫来扫去,池晶晶对这个男人第一眼就没有好感,微秃的头颅,堆满冗肉的肥脸,猥琐的眼光。她保持正直的姿态说:”如果我不上庭,你们要把那份材料的原件还给我,以后不再追究杜文瀚!“”啊啊……池检察官真是个贤内助,要是我有池检察官这样的老婆,真是死而无怨啊……“卓锦堂眼睛盯在池晶晶胸上,丰满的双峰把制服顶得高高起。


  ”请你说话注意点,卓董事长!“池晶晶见对方出言不轨,不禁脸色一变道。


  ”啊……池检察官不要生气嘛,我也是实话实说啊,象池检察官这样出色的人物哪个男人不动心啊……哈哈……“”卓董事长,我们还是言归正题吧,那件事你到底要怎样解决?“池晶晶耐着性子道。


  见池晶晶着急,卓锦堂反而漫不经心的道:”不急不急,这件事好商量,文瀚当年也是为公司做过贡献的嘛,我们还是很有人情味的,不过……“”池检察官明白这份材料的分量就好,我的条件很简单,除了你不出庭做远大案的主控官,我再临时加一个小小的条件……“”什么条件?“池晶晶迫切地问道。


”啊啊……说出来池检察官不要生气啊,我对池检察官是仰慕已久,坦白说我想得到你,如果你愿意来鼎盛工作,做我的秘书,坦白点就是做我的情妇,我给你一百倍的工资。“”住口!!!无耻……卓锦堂,请你尊重一点,不要以为你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你也太低估我了,就你这几个钱就想买了我,你以为你是什么人?我就算没了丈夫一样可以活下去,你别以为用这个就可以要挟我……“池晶晶愤怒地说。


  ”好!好…不愧是检察官,今天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值得投资,哈哈……“卓锦堂大笑着说。


  ”下流!!“池晶晶怒斥道:”卓锦堂,你儿子的罪我可以跟你说,就算不死也是个终生监禁,比死还难受,这个案子是中央直接过问,任何人也帮不了你,省点钱给你儿子做后事吧!“”哈……历害历害……可以连丈夫都不要,好在我还留了一手……“卓锦堂说着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些材料丢在桌上。


  ”看看这个吧,池检察官!“


  池晶晶一下拿起来,看了一眼,心一下子沉了下去。


”怎么样?池检察官!……自己的字总还认得吧。“卓锦堂点了一根烟冷冷地看了一眼对面的女人。


  池晶晶一下子没了刚才的锐气,她手上拿着的是当年杜文瀚造假帐时律师事务所出具的无保留意见的证明,当时她还没结婚,在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工作,文瀚的虚假财务信息必须有正式审计师签出意见才具法律效力,文瀚利用和她热恋的机会骗取了她的信任,为他的假帐作了真实性保证。


  ”如果我把这些东西公开,池检察官一定知道后果吧……“卓锦堂吐着烟。


  ”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啊……“池晶晶几乎绝望,为什么连自己最爱的人都出卖自己,她的心在这一刻全凉了。


  ”事情并不是象池检察官想的那样坏的……我这些东西收了很多年了,也许永远收下去,没有露面的一天,但是那要看池检察官的了……呵呵!“卓锦堂透过烟雾看着无助的女检察官,脸上浮起一丝淫邪的奸笑。


  ”不,我不会……“池晶晶把手上的纸用力撕碎,泪水凝上了她的眼腔,此刻她第一次感到了受骗带来的伤害是那么令人痛心疾首。


  ”撕吧!我还有很多……“卓锦堂不以为然地说。


  池晶晶带着一颗伤透的心冲出了办公室……


  面对丈夫的悔过,池晶晶无可奈何,她深爱着他,她可以原谅他的所有错,她仿佛知道了自己的最后选择,她不可以失去他,不可以失去女儿,不能失去自己辛苦建立起来的事业。如果卓锦堂把这此东西公开,她不仅做不了检察官,还可能入狱,到时,女儿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罪犯的后代,她以后的人生将会无比黑暗,不能把这一切加给无辜的女儿。


  远大案还有两天就开庭了,经过再三考虑,池晶晶向领导推掉了主控的任务,最让她担心的是卓锦堂的第二个条件,因为这是一个无底深潭,一旦踩下去就意味着沉沦,但她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


  第二天,也就是远大案开审前的最后一天,池晶晶第二次来到鼎盛大厦,经过再三犹豫,她硬着头皮敲响了卓锦堂的办公室门。


  ”呵?是池检察官啊!不请自来,有什么指教吗?……“卓锦堂似乎预料到一切似的,对池晶晶的到来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远大案我已经辞去了主控,希望你能兑现你自己的承诺。“池晶晶说道。


  ”呵?是吗,其实我最关心的是我的第二个条件,池检察官这次亲自上来,想必已经想通了吧……“”你是想得到我的身体,我可以答应你,但你必须把所有的东西还给我,而且这只是一次,之后你不可以再骚扰我……“”呵呵……你的条件还真够多的,不过池检察官这样美丽的身体,一次就已经够了……哈哈……“”首先我要说明,我不喜欢强迫别人做事,如果你不愿意,我不勉强。但你要是答应了,你就要听我的,明白吗?……“卓锦堂不以为然地看了一眼对面的女人。


  池晶晶没有作声……


  ”那么,现在就开始吧!池检察官……“卓锦堂收起手中玩弄不停的笔。


  ”先把你的检察官制服解开吧。“


  ”不……不……“池晶晶突然摇头向后退。虽然知道结果是那么回事,但真正做起来对她来说还是极度的抗拒。


  卓锦堂知道这只送上门的猎物只是在作最后的挣扎,根据他的经验,象池晶晶这种自尊心理极强的知识女性,是不会轻易就范的。但征服的的难度越大其中的乐趣就越大,有时他反而不希望手中的猎物太快放弃抵抗。


  ”怎么,要改变主意吗?现在还来得及……“卓锦堂说。


  池晶晶呼吸急促,胸口一起一伏,她咽了一下突然说:”我凭什么相信你…“”凭我是卓锦堂,你没有和我讨价的筹码,池检察官……“”你保证这件事只在这里,只一次……“池晶晶似乎在作最后的还价。


  ”我从来不作保证……“卓锦堂冷冷地说。


  ”可以开始吗?池检察官,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如果你还要考虑的话,请你回去。“池晶晶感到绝望,虽然已作了最坏的打算,但那一刻真正来临时她真不知道自己是否能过自己这一关,”就算为孩子,为了这个家牺牲一次吧。“这是她不停在内心中给自己的唯一理由。


  ”解开衣服的纽扣!“卓锦堂望着无助的女检察官命令。


  池晶晶低下头,泪水似已涌上眼腔。在无比屈辱中手慢慢地提起到胸前,几乎是以最慢的速度。


  卓锦堂却不催促,只是静静地欣赏着,猎物终于屈服了!这不是普通的猎物啊,这是通海出名的司法界女强人,令无数作奸犯科者闻风丧胆的主控官,今日终于要在自己胯下屈服了,他开始有点忍不住内心的激动。


  一粒,两粒……尽管是慢得不能再慢,但女检察官的制服还是最终完全解开了,卓锦堂抑制着内心的冲动,眼光像箭一样射进女检察官春光窄泄的胸口,映入眼中的是那深深的乳沟,可能是羞愧的原因,饱满高耸的乳房微微起伏……池晶晶把头扭向一边,她知道此刻对面的男人正用猥琐的眼光看着自己,就这样站在一个陌生的男人面前,令她不知所措,本能地用手护在胸口。


  ”把手放下……“卓锦堂以命令的口吻道。


  ”走到桌子前来!“不是命令女人一下把衣服脱光,卓锦堂有意转移一下视线,他知道对池晶晶这种个性倔强的女性不能操之过急,否则会让好不容易上钩的鱼跑掉。


待到女检察官慢慢地走近办公桌,卓锦堂似已闻到对面成熟女体上发出的馨香,距离的拉近让池晶晶一下子变得更无所适从,她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对面这个变态的男人快点结束这一切。


  ”现在把一条腿抬起来踩到桌子上……“卓锦堂以平静的语气说。


  ”什么?……“池晶晶以为自己听错了,无力地摇着头:”不……不要……“”我不习惯同样的话说两次,池检察官!“卓锦堂背靠着老板椅有点不耐烦地说。


  强忍着羞辱,池晶晶狠狠心真的把一条腿抬起来,由于穿着制服套裙,她把穿着高跟皮鞋的脚踏上办公桌后裙子自然向上束起,卓锦堂一下看到了女检察官的私处。


  这么一站池晶晶马上意识到这个姿势是多么的淫荡,强烈的羞耻感让她几乎晕过去,只感到脸象火烤一样发烫。卓锦堂看着身穿制服的女检察官摆出如此风骚淫荡的姿势,差点喷出血来。


  肉色长丝袜裹着丰满修长的大腿,可以看见丝袜末端绣花的松紧带陷进大腿根白生生的皮肤里,粉色半透明的内裤包着肥胀的阴户,若隐若现的阴毛让卓锦堂的肉棒一下子硬起来顶在裤子上”啊……“他有点控制不住了。


  ”不要动,保持这个姿势!“卓锦堂边说边从旁边拿出一条教鞭,他略低下头用教鞭撩开垂下的裙摆,让女检察官整个阴部展现出来。他用教鞭轻戳那肥胀饱满的阴阜,一边戳弄一边观察已为人妻的女检察官羞愧的表情。


  ”啊……“池晶晶被这种下流的方式玩弄,又气又急,羞愤万分,脸一阵青一阵白。她本以为对方只是直接进入,只要忍一下就过去了,没想到这老色鬼这么多玩法,看来要受的罪还在后面。


  卓锦堂饶有兴致地在女检察官神秘的私处探索着,性感窄小的三角裤包着宽大的盆腔,茂密的阴毛从内裤边缘不安份地冒出来,让卓锦堂血脉贲张。


  突然他把圆滑的教鞭头点向池晶晶的阴蒂部位,来回磨擦,池晶晶受到突然的袭击,控制不住从喉咙发出一声哼叫。卓锦堂一脸阴笑,持续用教鞭玩弄女检察官最敏感的部位,池晶晶强忍着从下体传来的快感,仰起头闭上美丽的双眼,咬紧牙忍着不发出叫声,脸上一片涨红。


  ”嘿嘿,很敏感的体质啊!池检察官……“卓锦堂淫笑着把教鞭从阴部向庄艳的上身转移,池晶晶身上的检察官制服只是解开了扣子,卓锦堂用教鞭把制服向两边拔开,只见白色的乳罩托着饱满的乳房挺拔高耸,卓锦堂又用教鞭左右戳弄,”嘿嘿……好沉的奶子啊……“池晶晶受到强烈的污辱,只能把头尽量扭向一边,委屈地忍受。


  ”真是魔鬼的身材……“卓锦堂肆意地玩弄着眼前这具熟透的女体,虽然已是一个孩子的母亲,但池晶晶保持着完美的身段,岁月在她身上留下的更多是成熟与妩媚,是那种让每个男人向往的高贵和端庄。卓锦堂欣赏着女检察官万分屈辱无奈的神情,最后把教鞭戳向女人性感的肚脐。


  池晶晶大腿跨在桌上,保持着淫荡的姿势,紧闭着美丽的双眸不去想眼前的一切,她只在心里祈求这一切快点过去,但眼前的男人显然不会轻易结束,她已经预料了最坏的结果,但她却没有料到过程…几乎对一切麻木,池晶晶脑中一片空白,她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


  ”好了,现在把衣服脱掉。“


  ”把衣服脱了!“卓锦堂严历的喝道。


  ”啊……“池晶晶不知怎么办,她低下头,让头发遮住了羞红的脸。


  制服终于在男人的视奸下脱了下来,她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资格做一个人民检察官,这一切将成为她一生中难以抹去的阴影。


  ”嗯……很好……“卓锦堂欣赏着眼前活生生的艺术品,突然他坐直了身子说:”把衣服高高举起来!“听到这样的话池晶晶”嗡“地一阵晕转,”啊,这是在做什么……我为什么要听这个无耻的人的话!不……我不要……“她内心突然迸发出强烈的抵触心理。


  ”把你的检察官制服举起来!!!“不等池晶晶有反应,男人厉声命令。


  象中了魔咒般慢慢举起一条圆润的手臂,手上拿着自己刚脱下的检察官制服。


  ”啊……女神!……“卓锦堂从内心里惊叹,细小的眼睛瞪得发亮,看到池晶晶腋下那浓浓的腋毛,他的肉棒涨到了顶点!


  做出这样一个不堪入目的姿态,池晶晶好象台下有无数对眼睛看着自己一样羞辱难当,强烈的羞耻感让她感到眼前一片眩晕,脸上的红晕燃向了雪白的颈项。


  现在爬到桌子上来!”调教的游戏并没有结束,男人开始变得变本加历。


  “什么?……要做什么!”池晶晶以为自己听错了,又惊又气。


  “爬上来!”卓锦邦重复着,同时把办公桌上的东西全拿开了。


  池晶晶咬牙,眼睛有点红,“既然来了,就准备接受最坏的结果吧,反正就一次,就当是发一场恶梦吧……”


  她脑子里一片混乱,全没有了在法庭上的睿智,她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不对,但她知道为了女儿、为了这个家她可以牺牲自己,想到这她狠了狠心爬上了那张办公桌……看到自己的计划一步步得逞,卓锦堂十分得意,这个平时一身正气的检察官终于屈服在自己的淫威之下,看到女检察官爬在桌面上屈辱的样子,卓锦堂满足地命令道:“爬到这边来……”示意池晶晶爬到他的面前。


  池晶晶不知这个变态的家伙要做什么,又惊又怕。


  “好,转过来,屁股向着我……”


  “啊,做什么……”女检察官强忍羞辱,象狗一样趴着,把成熟丰满的屁股向着男人高高翘起。


  卓锦堂一推椅轮,把老板椅移近桌边,面对女检察官诱人的屁股不禁咽了口口水,那套裙紧裹着的屁股丰满肥翘,散发着成熟女人的魅力。他突然把裙子向上翻起,池晶晶惊叫着扭动了一下,卓锦邦把鼻子凑到只剩三角裤包着的屁股深深地吸了气,“很特别的气味……”一边回味一边自语。


  “这个变态的老鬼,不得好死……”池晶晶在心里骂道。


  “刷”一声,伴着池晶晶的惊叫老色鬼把那条内裤生生撕了下来,池晶晶吓得哭了出来……“嘿嘿……真是极品。”卓锦堂一边抚摸一边叹道。


  “嗯……够肥,够厚肉……”手上用力,手指陷入雪白的肉里,池晶晶被抓得呻吟起来,但她强忍住了。


  卓锦堂抓紧两片肥臀向两边分开,只见阴毛生满会阴,一直蔓延到肛门,“嘿嘿……毛真多啊,池检察官……”卓锦堂揪住女检察官屁眼上的几根毛用力扯了扯,痛得池晶晶大叫起来,屁股也不得不向男人的拉扯的方向移动。


“啊!”一阵剧痛让池晶晶同时猛地张开眼和嘴,头皮仿佛要被撕开一般,男人用力地扯动手中的秀发。


  “还不含住,想吃苦头吗?”卓锦堂恶狠狠地喝道,手上再度加力。


  “喔……痛……不……不要了……”池晶晶痛苦地呻吟,眼泪就要流出来,在屈辱中慢慢张开秀口,屏住呼吸,嘴角颤抖着小心奕奕地含住了紫红的大龟头。


  舌头尝到一股咸味,池晶晶一阵恶心,就想要吐出那紫涨的东西,卓锦堂手一紧,喝道:“含进去……”借势向前一捅。


  “呜……呜……”池晶晶被熏得一阵干呕,瑶鼻皱起鼓作一团。


  “……嘿嘿……很久没洗了,好好清理吧……”


  说完屁股一挺,肉棒又塞进去一截。


  “唔……,池晶晶发出一声闷哼,嘴被撑成可爱的O型。


  ”嘿嘿……太大了是吗?……现在来让你感觉一下长度……“卓锦堂说着向前一送,这次整支肉棒没根而入,龟头直顶到女检察官的喉咙深处,浓浓的阴毛淹没了女检察官的嘴。


  ”唔……唔唔……“池晶晶的横隔膜受到剌激,惊恐地挣扎起来,美丽的脸上瞳孔和鼻孔同时扩大。


  ”嘿嘿……不要惊讶……池检察官……慢慢就会适应,……“卓锦堂开始兴奋起来。


  ”嗯唔……呵……“池晶晶几乎感到呼吸困难,努力地吐出肉棒,但只是一瞬间的事,男人的肉棒在她嘴里开始了活塞运动。


  ”嘿……通海的名嘴呐,一定要好好招呼!“卓锦堂淫笑着欣赏女检察官口交,屁股前后挺纵。


  ”呼哧……“雄壮的阳具在樱口中出没,变得又硬又直,上面沾满了女检察官的唾液,闪闪发亮。


  ”怎么样?……味道不错吧,池检察官……“卓锦堂一边奸淫女检察官神圣的嘴一边无耻地说。


  口中塞满男人肮脏的肉棒,棱沟里令人作呕的污垢落入口腔,和着唾液吞下肚子,令平时清洁有加的女检察官感到反胃,呕吐感一阵阵涌上心头,美丽的双眉皱成一团。


  ”用心一点吸,舌头别偷懒……“卓锦堂大幅地抽送,粗硬的阴毛刺在女检察官的面上。


  ”啊……“池晶晶的头被有力地固定住,丝毫没有闪避的余地,只能生硬地承受着,嘴唇上的口红渐渐脱落,涂红了男人的阴茎。


  池晶晶头脑发昏,只感到肉棒在口中越涨越大,双颌好象快要脱臼了。


  好在这时男人撤出了硬透的肉棒……


  ”啊……“女检察官象被长时间按在水里,一下子浮出水面,大口大口地透着气……”好了,……起来……“卓锦堂抓住头发把女人拉了起来掀到桌面上,脱光衣物爬了上去,宽大的办公桌上,卓锦堂一丝不挂,象一头公熊压在女检察官的身上,龟头一下顶开肥厚的花瓣,在湿濡的洞口打磨着,却不急于进入。


  卓锦堂双手撑着肥壮的身体,面对面迫视着下边的女检察官,几乎能把呼吸喷到脸上的距离,甚至能看清女人面上的毛孔。池晶晶涨红着脸,万分的窘迫,极力把头扭向另一边。


  下体受到肉棒的挑逗,那种不痛不痒,若即若离的感觉令她焦燥不安,阴道深处的空虚感越来越强。


  男人并不急于进入,大概想尽量长时间地享受眼前不可多得的肉体吧。大龟头在反复地碾磨着洞口鲜嫩的花瓣,丝丝甜美的电流从盆腔散开令成熟的女检察官心如鹿撞,胸口急剧起伏,呼吸越来越粗重。


  ”……要吗?……嗯?……“男人只在洞口打转,”在法庭上戴着检察官的面具,在家里要扮作贤妻良母,一定很压抑吧……现在就彻底地抛弃你虚伪的外衣吧……我会把你淫贱的本性开发出来,让你看清自己的真面目!“男人无情地打击饱受煎熬的女检察官。


  ”不……不是,……胡说……“池晶晶的自尊心受到强烈的伤创,在痛苦中抗议,极力维护人民检察官不容污蔑的神圣尊严。


  肉棒始终处于胶着状态,丝毫没有要进入的迹象。


  ”噢……“肉体的防线在慢慢崩溃,池晶晶开始受不了那无休止的折磨,喉咙泄出了丝丝呻吟,她咬住美丽的嘴唇抵抗下体传来的诱惑,卓锦堂清楚地看到女人的嘴角在痛苦地颤抖。


  ”嘿嘿……想要了吧……不过现在还不可以……你就慢慢享受吧……“龟头刮弄着洞口丰富的肉摺,却不多进入一点。


  ”不……嗯……“池晶晶的眉头几乎锁成一团,嘴唇快要咬破了,她已经能感自己阴道肉壁在一股一股地渗着水,狡猾的肉棒在业已泛滥的溪谷研磨着,浅尝辄止,粗突的棱角把桃花洞碾得一片泥泞。


  ”如果受不了就开口……我一定满足池检察官……“男人象在拔河一样考验女检察官的意志。


  ”不……决不……“池晶晶双眼就快冒火,在越来越微弱的意识中苦苦支撑。


  但肥大的臀部已经不安份地在扭动,在身体与意志的天秤上她渐渐把欲望的砝码加在了身体一边……女检察官的变化当然逃不过卓锦堂的眼,”嘿嘿……看我怎么撕下你检察官的面具吧……“他一手扒下女检察官的乳罩,粗大的手指捻住已经变硬的乳头重重地捏弄,另一手按在池晶晶的阴蒂上。


  ”啊……“出其不意的突袭令池晶晶遭受电击一般,一下弓起身子,头用力地向后仰去,美丽的黑发散乱在迷离的秀脸上。


  不等女检察官回过气来,卓锦堂屁股一沉,”吱……“肉棒一棍到底。


  ”喔……“池晶晶把抑压在体内的欲望长长地放了出来……下体的空虚感被粗长的阳具填满,那一刹的满足感让成熟的女检察官忘记了是在被人强奸。


  ”看我怎么喂饱你吧!……“看着池晶晶脸上满足的表情,卓锦堂开始了卖力的耕作。


  办公室里回荡着男人粗重的呼吸,卓锦堂直起身子将女人的大腿架到肩上,高跟鞋举在半空中。


  ”呼哧……“硕大的阳具象开动的机器耕犁女检察官肥沃的黑土地,腔道内层层叠叠的淫肉在阳具带动下翻转,淫水从结合处溢出流满了桌面。


  ”噗嗤……“淫荡的声音清晰地传入耳中。


  池晶晶涨红着脸,和一个陌生的男人在办公办桌上赤裸裸的交媾,这种无比荒淫的事直到这一刻她都不敢相信是真的。


  ”水真多啊……骚货……“卓锦堂气喘如牛。


  堂堂的检察官竟在陌生男人的迫奸下现出这样的丑态,池晶晶无论如何不能接受这就是自己的身体,想到那根丑恶的东西简直让她作呕,但身体的反应和意志似乎无关。

出汗的肉体变得粘腻,连空气都开始受到淫荡的污染。


  ”怎么……还要装高雅装到什么时候……“卓锦堂看着苦苦强忍的检察官,阳具插得呼呼有声。


  ”不……啊……不行……“池晶晶疯狂的摇头,经过长时间的前戏,身体里积压的能量一旦迸发,有如山洪倾泻,不可遏止。


  ”变回你淫荡的原形吧……“


  ”不……不要……“检察官在哭叫。


  卓锦堂上身前倾把女人的大腿压到胸部,大起大落的抽插起来,生满黑毛的阴囊疯狂地甩动着打在女检察官的会阴。


  ”啊……“持续强烈的磨擦令池晶晶双眼冒火,电流从盆腔一波一波产生,袭遍全身的每个毛孔,大脑中慢慢幻出丢失自我的感觉…身体已经彻底出卖了她。


  ”要泄吗?……嗯?……“


  ”不……停……啊……不可以……“池晶晶无力地摇头挣扎着,抵抗着,阴道开始不受控地产生节律性抽搐,她知道耻辱的时刻终于要来了……但是卓锦堂突然地撤出了沾满淫水的肉棒。


  ”啊……不。“池晶晶好象坐在不断上升的机器中链条突然断开,脚下一空,身体象失重一般掉入无底的深渊……”啊……畜牲……魔鬼……“池晶晶象遭受炼狱的天使内心痛苦地哭叫着。


  ”嘿嘿……到喉不到肺……很难受吧!来……趴着!……“卓锦堂把女检察官翻了过来,把臀部拉高,象扎马步一样骑在肥大的屁股上,肉棒换了个角度深深地扎了下去。


  ”喔……“池晶晶发出一声长长的闷叫,美丽的双眉一皱,下体象被打入了一截木桩,子宫被顶得隐隐作痛。


  卓锦堂双手支在膝盖上,开始了有节奏的抽插运动,藉着一百八十多斤的体重,肉棒每次都插到女人身体的最深处。


  ”啊……不要……“不到两下,池晶晶就受不住地叫了起来。


  ”真的不要吗?……是想要更多吧……“


  池晶晶再次淹没在肉欲的漩涡里,太阳穴里冒出欲望的火花,身体象要融化一般,”不……不……要……了……“她疯狂地摇头哭叫。


  卓锦堂不依不饶,池晶晶原本高翘的屁股被他渐渐压趴了下去,曾几何时,将这个高傲的女人骑在胯下是他的梦想,今天他终于把这头美丽的猎物征服了,就在他准备最后一击的时候,意外的事发生了。


  ”钤……“


  桌上的电话响了。


  ”铃……铃……铃……“


  ”他娘的……哪个王八蛋……“卓锦堂不得不缓了下来,看着上气不接下气的女检察官,手一甩,”啪“,在雪白的屁股上重重一掌。


  ”小点声!……骚货!“卓锦堂定了定神拿起了话筒。


  池晶晶委屈地咬紧牙根,凌乱的头发被汗水沾在脸上,高潮的余韵仍在作用。


  ”喂,那位?“卓锦堂不耐烦地问了一句。


  ”我是林松涛,是卓董事长吗?“


  ”呵……是林市长!……是我是我……“卓锦堂立即改口,肉棒仍然留在女检察官的体内。


  ”卓董啊,情况是这样,前几天我到省里开会了,事情比较棘手啊,你儿子的案子你要有思想准备。现在风声很紧,省里派人下来啊,看来这只是个开头。你要沉住气,不要出乱子,手上的货一定要处理干净。现在他们是要迫狗跳墙,你一乱就正好中了他们的套。远大的案你全力去打,能拖就拖,我会再给你想办法。“”林市长,你一定要帮我啊。我就这个儿子,我下半辈子就指望他了,要不是藏爷,老子早就跟洪钧这杂种拼了,一定是他背后搞的鬼,我说过,我儿子要有个三长两短,我拼了老命也要把他剁了……“”卓董稍安勿躁,大局为重嘛。有藏爷出面给你做主,事情如果真是洪钧干的,他定脱不了干系。眼下正是危难之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等这阵风过了再从长计议,这个时候千万不要给我添麻烦了。“”那……“卓锦堂刚想再说,那边挂了线。


  ”啪“卓锦堂用力放下电话,狠狠地骂道”:他娘的……“卓锦堂怒气未消,看着眼前雪白的胴体,突然一把抄住池晶晶的两条大腿扣在腰间,一咬牙”呼“地站立起来。


  池晶晶估不到这老色鬼竟有如此牛力,惊叫一声,被生生倒提了起来,两腿悬空只剩双手撑在桌上,就象一只要跃入水中的大青蛙。


  卓锦堂扣紧女检察官的肥腿,豪气冲天地伫立于办公桌上,有如霸王举鼎,运腰使力一阵狠插,将满腔怨气全发泄在这具美肉上。


  ”卟卟卟……“一阵紧凑的肉声,女检察官的臀肉剧烈颤动。


  ”啊……“头向下脚朝天,血液倒流大脑,池晶晶被插得几乎昏过去,吊在胸前的双乳左右甩动,双手几乎无力支持自己的身体,池晶晶的意识逐渐模糊。卓锦堂却越插越狠,边插边骂:”……插死你……“突然腰间一酸,连连哼叫,抖动着屁股在女检察官的体内喷发……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