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都市激情 > 淫男乱女6【完】(作者:不详)

50.帮美女洗澡
小雄把晓红放在卫生间的地上,打开了浴缸的水阀。
小雄仔细的瞧着晓红身上每一寸肌肤,晓红被他瞧的有些害臊,只好羞怯的站在那而一动也不动的像个木头人,不愿与小雄相对。
“你有完没有?看什么看?肏都让你肏了,有什么好看的?”晓红嗔怪的白了他一眼。
“呵呵!刚才光顾得肏你了,还没有仔细的看你呢!”
“讨厌,流氓!”
美艳的俏脸红通通的,水汪汪的大眼精,微翘的嘴唇,晓红那丰腴雪白的乳房正好一览无遗,乳房肥大丰满,两颗吊钟型的肥乳白皙赛雪,连青筋都隐约可见,乳头紫红硕大尤如葡萄,粉腿浑圆白皙,再加上丰腴成熟的胴体,及身上散发出的 一股美肉味,小雄看得神魂飘荡,欲火如焚。
“正点啊!绝对一流!太美了!”小雄看着她的双乳,赞叹道。
晓红因为脚打开,使得她的小穴也跟着开开的!两片粉嫩的阴唇还是纷红色的,她的阴户这时一览无遗,外面的大阴唇是白嫩肉色,旁边长满幼细的黑毛,细白的大腿,丰满的臀部,光滑的肌肤,只见小馒头似的阴阜,阴毛丛生了一大片,乌黑亮丽,诱惑迷人极了,突然小雄伸手摸了一下晓红的大腿,晓红震了一下。
“别看了,我要上厕所!”晓红在他胸口擂了一拳,坐在马桶上,“哗……哗……哗……哗……哗……”的排尿声是那么的动人悦耳。
晓红伸手去够卫生纸,小雄说:“别动,我来!”
晓红因为难为情因此把脸转开,小雄把拿卫生纸的手接近晓红的胯下在晓红的小屄上轻轻摩擦。
晓红此时被小雄之举动,使得她又惊又羞,她颤抖着,抽慉着全身的血液开始沸腾。
虽然隔一层卫生纸,但从手指明确的能感受出柔软的肉感,小雄拿着卫生纸擦拭着阴道周围,看着卫生纸渐渐地由乾转为湿,整张卫生纸充满了水分,小雄默默的用卫生纸抚摸晓红的下阴。
柔柔的阴毛、软软的阴阜,小雄用三根手指轻轻来回抚弄碰触晓红的阴唇。
别人手指沿着肉缝抚摸的感觉,使晓红的身体忍不住颤抖。
“擦好了。”把微微吸收水分的卫生纸丢马桶里。
“再…一次……”晓红为了擦乾净,咬紧牙关忍受羞耻,确实擦过一次,可是太轻,最重要的部分还是湿的,小雄默默的又拿卫生纸。需要更深更用力的擦。
小雄仍旧默默的把手插入晓红的双腿间,拿卫生纸的手压在胯下,晓红闭紧嘴唇拼命的忍耐鸣咽声。小雄手上用力,几乎要把卫生纸塞入阴户里。
小雄再用手指轻拨分开晓红的阴唇,浓密黑亮的阴毛已遮掩不住那肥美略粉红色的私密处,手指毫无疑问的碰到温湿的肉上,小雄不断加大动作,不停来回作着穿插抚弄的动作,就这样用力擦过去。
“唔………可以啦………谢谢…”晓红低着头说。
小雄把卫生纸从晓红双腿之间去入马桶里,压下水开关。
浴缸的水也放的差不多了,二人走进浴缸内,小雄拿起花洒,将水浇在晓红身上,然后就挤出一些浴皂,就从晓红背后慢慢地擦拭腾身上。
第一次被别的男这样的搂着、摸着,从小雄摸揉乳房的手法和男性身上的体温,使晓红全身酥麻 而微微颤抖。
小雄再挤出一些液体浴皂,往晓红的胸部擦去,把晓红的乳房涂得满是泡泡,跟着便用手轻慢的搓揉着。他的手伸过晓红的腋下,手掌压在晓红的乳房上,感觉摸在手上既柔软又有弹性。
慢慢地小雄开始搓捏洗弄着晓红胸前那两颗令男人垂涎的丰满肉球,有时还会肆意的玩弄挑逗着晓红那极为敏感的粉红乳头,被小雄如此搓捏着双乳的晓红,不但不觉得有丝毫的不快与被侵犯的感觉,反而轻闭双眼像是在享受着他的挑逗,甚至不做任何抗拒。
“啊....啊...啊...”晓红娇羞的闭上那双勾魂的美目。
小雄将手轻轻的贴在晓红柔软圆润的豪乳上面,揉弄起来,乳房白嫩的肌肉向左右歪曲,由于乳头在他的手摩擦而觉得甜美疼痛。
此时小雄左手的手指已靠在右边乳头上,轻轻的捏一下,然后顺时钟转个几圈,如珍珠般的乳头被他的手玩弄的慢慢变形,晓红感到甜美的兴奋感已扩散到体内,小雄愈加用力地用手指夹住乳珠揉按挤压着。
乳头变得坚硬起来,而淡淡的紫红色也逐渐转成深红色,一阵强烈的刺激感冲到脑中,小雄弄着乳房的手指缓换的动作,突然转变成激烈的爱抚,晓红娇躯燃烧着,从来不曾有过的淫靡快感,使得整个背部抖动起来。
“嗯.....嗯.....啊……呀......”晓红的呼吸越来越沉重,嘴里的淫荡呻吟声也越来越大声。
这时小雄的大鸡巴偏偏贴在晓红的肥臀边,硬翘的顶着,看着晓红一动不动被自己侵犯,粉脸飞红,胆子也大了起来,想起刚才晓红的一双媚眼看着自己大鸡巴时的神情,一定是春心荡漾需要男人的大鸡巴慰藉,于是左手指改捏大奶头,晓红的大奶头被捏得硬挺起来,铁一样硬的大鸡巴一翘一 翘的在晓红的肥臀后一顶一顶,“啊....啊...啊...”
使得晓红娇喘连连,而小雄并不以此而满足,同时右手也开始往下移动。
“红姐,我要洗你下面了!”
一听到小雄这般说道,晓红下半身的嫩屄及屁眼立即一阵肉紧及强烈的骚痒,并且从粉嫩敏感的肉屄内缓缓地流出淫汁。
小雄慢慢的移到了晓红的小腹了,将手指头在下腹的肚脐处扫了一下,这一来使的原本兴奋的晓红肉体显的更加急躁。
小雄便以颤抖的手,开始轻轻的擦一擦晓红那浓厚的耻毛,缓缓的移到股间炽热的浪屄,“唔……”晓红微微一震,鼻息迟缓沉重起来。
小雄的手指滑近双股间温热的细缝,接着慢慢轻抚中间的凹缝,上下来回轻慢的抚摸着……晓红此时肉缝中早已淫水泛滥,脑中更是有阵阵的电流穿过全身,小雄的手指移到肉缝的顶端,摸到一颗如红豆般大小的微突粒,他当然知道这就是女人最刺激的地方,开始轻轻的转圆圈,又是一阵更强烈的电流穿透全身……晓红缓缓的闭上眼睛,全身轻轻地开始颤抖。
此时小雄从晓红背后一搂,俩人的灼热肉体紧紧地贴在一起,当然小雄的紧闭早已紧贴在晓红的屁股沟上,他那抹着沐浴乳泡沫的双手已经轻轻搓洗着晓红私处上方极为茂盛的阴毛,将相当杂乱的耻部阴毛清洗过后,目标就转向晓红的嫩屄,小雄将晓红的嫩屄给分了开来,首先就用着手指搓抚着晓红全身最为敏感的性感带——阴核,晓红那早已成熟的肉体那里能够忍受的住小雄在她阴蒂的挑逗攻击,她的炽热性欲再度迅速充斥全身,此时经小雄抚摸玩弄阴核,肉屄内立即不停流出大量的淫水。
晓红的身体又抖了一下,抬起头望了小雄一眼,但见晓红脸颊泛红,眼神迷蒙,晓红看了小雄一下,又害羞的把头低下靠在肩上,小雄感觉得出晓红全身发烫,呼吸逐渐急促,胸膛那二颗乳球正随着呼吸而上下起伏。
晓红又看看他的鸡巴,又粗又长,又爱又恨,粉颊泛红,全身颤抖,低首垂目、不言不语。
这时的小雄根本早就不像是在帮晓红洗澡,而是赤裸裸地在挑逗玩弄着晓红那成熟的肉体,而晓红也已被他那双极有爱抚技巧的手渐渐挑逗到高潮境界。
“…红姐…你舒服吗?…”
“…………”晓红没有出声。
“你已经出了很多水了!那里都湿漉漉的呢!…”小雄兴奋的说。
晓红需索着,她需要一根强而有力的东西来好好的满足她早已湿润且骚痒的淫屄,使她达到性高潮,即使这个男人是强奸她的人,晓红也会淫乱的将大腿张开接纳他。
但小雄却好像没打算让晓红泄身,拉她一起坐在浴缸内,只是重覆温柔地爱抚着晓红的肉体,晓红因迟迟等不到小雄的手指插入,而开始显得既着急又是难受,她不由得开始上下晃动着肥臀,好让贴在她臀沟里的手指有所反应。
可是小雄就像是喜欢观看晓红为强烈性欲所苦的模样的恶魔,仍是继续的挑逗着晓红,同时深埋在晓红臀肉沟下的肉棒偶尔也会上下摩擦个一两次,但是就是不将手指插进晓红的肉屄内,她要好好地欣赏晓红那副为性欲着急而淫荡的样子,没多久,晓红再也受不了小雄对她的性挑逗煎熬。
“拜托你………求求你………雄哥…………给我……手指…我要………我要啊……鸣……手……”
小雄听到晓红几近哭泣地并摇晃着肥臀需求着他的手指不禁得意了起来。
此时小雄用食指与无名指分开晓红的阴唇,把中指抵住阴道口缓慢的插了进去。
他手指穿过大小阴唇插入温热湿滑滑的肉穴,方才抽插几下,期待已久奇痒钻心的肉穴立即产生一股妙不可言荡人心魄的快感,直涌上心头,传上玉首,袭遍四肢百骸。晓红玲珑浮凸成熟而美丽的肉体由于有愉悦的快感而颤抖不已。
晓红那狭窄的阴道紧紧包围着小雄的中指,虽然晓红不是处女,但里面还是很紧,被小雄的手一摸揉已酥麻难当,再被他手指插进阴核,这是女人全身最敏感的地带,使她全身如触电似的,酥、麻、酸、痒、爽是五味俱全,那种美妙的滋味叫她难以形容。
“……啊…啊…好………好棒…啊……啊!”晓红轻轻的呻吟声急促不已,回荡在室内。
小雄又用右手大拇指头轻轻的揉搓着微微外翻肥厚紫红的大阴唇及细嫩绯红的小阴唇。间歇地将手指头插入小穴中抽插。不过大部分的时候他都是划圆圈的抚摩着珠圆小巧殷红的阴核,每一次指尖滑过阴核,晓红平滑如玉的小腹都会收缩一下。
小雄左手也没闲着,不断的玩弄挑逗着晓红的丰满肉球。
小雄的动作愈来愈快,愈来愈大,鲜红湿热的秘穴已经吐露出渴望的汁液,沾在指头上,大小阴唇上,闪亮着亮丽夺目的光芒。
随着手指越插越快,力量也更加重些……晓红口中发出的不只是呻吟,而是阵阵急促地喘息。
“雄哥────好美──好舒服────”
晓红真是勾魂荡魄,使得小雄心摇神驰。此时经他一抚摸玩弄阴核,肉屄内立即不停流出大量的淫水。
小雄的手肏得晓红浪声大叫:“啊,雄哥──我──我──我美死了,你的大拇指碰到我 的花心了──啊──。”
晓红的淫荡呻吟声也越来越大声,小雄的手则越肏越猛,淫水声“叭滋、叭滋”的响。插在晓红小穴里的大拇指头,被扭动得感觉淫水越来越多,于是再将大拇指用力地抽插一下。
“红姐!你舒服,是吗?一定要回答!”小雄得意的说。
晓红娇羞叫道:“雄哥!不要这样嘛……不可以……”
小雄笑嘻嘻的说:“红姐!你的水流得浴缸都是了呢!这么多呵!”
“……你别……别说了嘛!……!”晓红羞得无地置容,结结巴巴的说。
小雄用大拇指顶住了晓红的阴道口,却不急着插进去,这可让她难受极了,晓红体内的欲望早已泛滥,小雄却还在慢悠悠的调情!特别是他那大拇指,已经把晓红骚幽的缝儿撑开了一些,又热又硬,晓红真恨不得马上把它整条吞进去才解馋呢!
晓红强忍着性欲的饥渴,和小雄僵持了一会儿,只希望大拇指快点插入,但是,那大拇指还是一动也不动,逗得晓红下面又是一股浪水涌出!
晓红忍不住了!快要疯了!忽然用力的把身体紧紧的贴上去,下体用力的向下一挺,只听见“噗!”的很响一声,那大拇指就着住了晓红泛滥的淫液,一捅到底!晓红粉脸含春,媚眼半开半闭,娇声喘喘,浪声叫嚷 !
晓红知道小雄在看自已出洋相,但是顾不了那么多了,晓红太需要那大拇指了。
小雄见晓红已经主动求插了,也不再逗晓红,大拇指在晓红穴里上下抽插起来,弄出阵阵淫秽的“噗!噗!”的声音。晓红淫水更加泛滥,泊泊的流出!
“呵!好……好爽!”晓红闭目沉醉地叫春。
小雄的手指更快的插晓红的小嫩穴,晓红的屁股也摇晃的更厉害,头也不由自主的左右摇着,晓红的长发早已凌乱的遮住了脸!小雄的手指抚弄玉乳及肉穴愈加用力,更将大拇指留在肉穴外按压着阴蒂,其余四指皆插入晓红的美穴中,奋力抽插不已,晓红已经到最紧要的关头,晓红芳口大张,忘情的叫喊。
“啊……雄哥……你的手……好厉害……摸得晓红的……小穴……好舒服哦……啊……不要摸晓红的乳头……它又被你摸的站起来了……好爽……”
这时水已经漫到了两人小腹,水下小雄的手指在晓红屄里抽插,带起了水花。
此时小雄翻身压在晓红身上,用手握住大鸡巴对准晓红的阴道,把大鸡巴抵在晓红的裂缝上,准备插晓红的小穴。
晓红激动的双腿盘住小雄的后腰,说:“来吧!小流氓,肏我!”
大鸡巴在水下狠狠的插进晓红的阴道内。
“啊……啊啊……好棒啊……雄哥……晓红好美……好美……你干得晓红好爽……晓红不后悔……让你肏……啊!……”
“啊……雄哥……晓红爱死你的……大鸡巴……嗯……干吧…晓红就是……要你填满我的……小屄了……啊……小屄好美……啊……雄哥……你的肉棒好粗……好长……啊……顶到里面了……啊……你肏得晓红好舒服……啊……啊……干吧……用力干啊……晓红……晓红好喜欢你干我……啊!——”
“红姐,小浪穴红姐,你的叫床声音让我好刺激喔!”
“雄哥……你的…大鸡巴……干得晓红好爽……以后……晓红……要你……天天……干我……雄哥……好好的……干……用力的……干……晓红……的……浪穴……帮晓红止痒……快……晓红……爽死了……”
小雄感觉我的血液快速往上冲,晓红也察觉到他就快达到高潮,所以又加快速度的上下抽插着。
“……雄哥……快……给晓红吧……射……到……晓红……的体内……”
小雄兴奋的说:“红姐,再快一点!让我们一起去吧!”
晓红听到他的话,更加卖力的上下起舞着。
“红姐……我不行了!”
“雄哥!快给晓红!一滴不剩的射向晓红吧!”
晓红一声长叫,身体蹦紧,小雄随即放松,也同时射精,全射进了晓红的小穴深处。
等到晓红的阴道停止收缩以后,小雄才轻轻抽出鸡巴。只看见穴口顺着他的撤离而流出一丝一丝的黏液,在水中散开。
晓红抬起身体,低头看了看小雄的硬物,捉在手里。
“噢,宝贝,我—喜欢--你的大肉棒,它似乎不知疲倦!我让你看看我是多么地希罕它!”
她低下头,凑到小雄的两腿之间,亲吻还黏着精液的龟头,抚弄着她的阴囊,还一边不停地说些淫词秽语。
女人变化真快啊!小雄感慨万分。
“呜喔,我的小鸟,小鸡鸡,你真是一个漂亮的家伙,谢谢你把红姐干得这样舒服,红姐很快又会让你给我服务了,你这个又大又硬又可爱的臭小子。”
晓红憋口气,透埋在水中,像吃冰棒一样握着小雄的枪杆又舔又吸,发出嘟嘟囔囔含糊不清的声音,然后用嘴巴上下套弄他的肉棒。
她双手挤压小雄的阴囊,用舌尖轻轻地舔他龟头,大力地吮吸他的鸡巴。
水中吹箫太刺激了,小雄舒服的闭着双眼,享受美丽的女孩给自己舔吸鸡巴。
晓红吐出小雄的鸡巴,说:“雄哥,我们回房间去吧!”
她站起来,拉着小雄的鸡巴,她很喜欢像这样拉着小雄的鸡巴走动。
晓红说:“今天我舍命陪君子,我要你再干我一次!肏死我也愿意!”
他们匆忙地上走出卫生间,晓红飞身躺倒在床上,将大腿尽可能地打开。
“来吧,亲爱的!快爬上来狠狠地用你的大鸡巴肏我的浪穴吧!”
我却呆了好一会儿,傻乎乎地盯着躺在我床上的张开大腿等着自己的美女晓红。 他不知道是什么力量让晓红变的这么淫荡。
她的脸上洋溢着渴望和幸福的期盼,现出深深的酒窝,丰满的嘴唇微微上翘,挂着一丝甜美的笑意,黑棕色的眼睛里闪动着爱的火焰。
“噢,我的上帝,你真美,晓红!”小雄咽了口唾沫。
“谢谢你,雄哥,美就干我!你的大鸡巴快来肏我!我现在只想着它!快...”
晓红仿佛吃了春药似的狂乱淫靡。
小雄不再多说什么,跳上床,跪在晓红的两腿之间,晓红一把捉住他的鸡巴,疯狂地将它塞入她的淫洞。
小雄立刻向前耸动,晓红则拱起身子向上迎合,一下子深深地插了进去,只留下阴囊在外面。
“啊!”她大声呻吟,“这正是我需要的!你的大家伙干得晓红的浪穴太美了!”
很快,小雄和晓红开始激烈地干起来,猛烈地起伏,疯狂地探寻极度的快感,震得床板嘎吱嘎吱响,使他担心床板会突然塌下去。
搂着压在身下的晓红的火热的躯体,小雄疯狂狂暴地大力抽插,大鸡巴的每一击都将晓红重重地击倒在床垫上,大鸡巴抽起时连带将晓红的淫肉也翻起。
晓红弯起膝盖,双脚撑在床上,利用杆原理增强小雄抽插的力度。
小雄每一次插进晓红充分润滑的爱巢时,晓红都会有力地挺起身子,以此增强他们的活塞运动的力量。
她拉下小雄的头,和他边干边热情地拥吻。他们俩都不停地呻吟、怒吼、喘气,而最美妙的声音无疑是他们的结合部进出时发出的“噗嗤、噗嗤”的声音。
小雄感觉自己的龟头越来越热,阴囊开始剧烈地收缩,他明白自己的高潮快到了,进出晓红多汁的肉穴的畅快感真是势不可挡啊。
晓红开始尖声狂叫,急促地喘气,她的臀部快速用力地摆动,双手紧紧地抓住小雄的屁股,催促小雄加快抽插的速度和力度。
小雄终于忍不住了,快速抽动几下后,猛地把鸡巴往晓红的肉洞里一插,然后拔出来,快速的塞进晓红的嘴巴中,晓红双唇紧紧包住鸡巴用力吸吮,浓烈的精液喷涌而出,从晓红的唇角流落出一串。
晓红双眼盯着小雄看,舌头卷动把精液吞下了腹中。晓红的小腹一阵收缩,一股阴精从她阴道内流了出来,“啊——好爽啊——”
51.网吧老板娘
小雄家所在的小区网络改造,据工人师父说改造后这个小区的每一户都可以享受10兆的高速宽带。家里不能上网了,小雄就又走进了“天缘网吧”
今天晚上人很多,大厅里没有空机器了,“小雄,你来了,今天客人很多,外边的机子都满了,你到里面工作间去上网吧,待会我再招呼你”老板娘吴英说。
吴英,今年三十九岁,个子不高,但体态很风韵。头发乌黑亮丽,烫得有点微卷,五官端正,皮肤白嫩,胸部很迷人虽戴有乳罩,隐隐可以看到一道深深的丰满的乳沟,非常风骚。小雄突然有一种想上她的感觉。
由于以前小雄经常来这里,所以和她混的很熟。
网吧里很热,今天吴英上身穿一件黑色小背心,下身穿一条绿色皮短裙,小雄再往下看她的脚实在是太美了,脚上穿着一双白色皮凉鞋,鞋跟又高又细,鞋面是几条柔软的细条,绑在那双脚上,显的脚柔润、修长,大脚指从鞋尖露出来,微微上翘,白白的脚趾上涂了红色的指甲油,显得很性感。
“吴姐,你忙你的,不用招呼我”
说着小雄走到工作间推开房门,里面几张桌子上摆着几台服务器墙角边放着一张单人床,啊,在床下小雄发现一双黑色高根凉拖鞋,鞋面上只有2厘米宽的一条皮带,鞋根有5,6厘米高,整个鞋样式很简单但非常性感,肯定是吴姐的,小雄双手捧起右脚的高跟鞋,尽情地嗅闻起来。
一股湿湿凉凉的皮革味和女人的足香扑鼻而来。小雄舔了舔应该是足心的地方,有点咸。舔到足跟处,一个凹进去的足跟印更咸了,一闻到那味道小雄心里十分的激动,小弟弟已经抬起头来了。
脚后根与鞋接触的鞋底有着暗红色的脚印,小雄掏出肉棒用龟头摩擦着与吴英骚足接触的每一寸鞋底,然后把小弟弟整个伸入到鞋子里面,龟头从脚指头的部分穿出来,整只鞋子旋吊在小弟上面,开始套动,但这更加刺激。
突然有一阵匆匆忙忙的脚步声!
“小雄,开门”
小雄立即放下鞋把小弟弟塞进裤子里转身去开门,吴英走进来笑着说道:“把门关着是在看黄色网站吧”
“没有”小雄指着电脑上一幅玉足图片说“我刚才在网上学足底按摩呢”
“是吗?我在外面站了一天,说起来脚也有点酸痛”说着坐到床边。
“我来帮你揉揉吧”
“那多不好意思,我今天没穿袜子脚不干净。”
“没事,能帮吴姐的美脚按摩是我得荣幸,我还怕我的手脏呢!”
“小鬼,真会说话,那就帮我揉吧”
吴英脱掉凉鞋躺在床上,伸着她那双并在一起脚丫,两只张开的脚板整个儿的裸露在小雄的眼前,小雄的心不禁狂跳起来。
他蹲在她的脚前,仔细的打量这双白嫩的尤物:它们是那样的美、那样的迷人,站了一天后它们舒展的伸开摊在床上,没有了高跟鞋、长统袜的束缚。白嫩嫩的脚背、保护的较好,茧子不多,只在脚后跟处有一块椭圆形的茧,应该是穿高跟鞋磨出来的,柔软的脚底板,长得端端正正的肉嫩的前脚掌和脚跟泛着浅浅的红润,细嫩的脚趾长长的、相互间整整齐齐的依附在一起,精心修剪过的脚趾甲上上着红色的透明趾甲油,脚背上白清清的皮肉如透亮的璞玉一般,使她的整只脚显得玲珑剔透!好美的少妇脚!
小雄流了口水,他最最喜欢的女人脚就是这种类型的,开始非常轻柔地按摩她的左脚。先从脚跟开始,慢慢的通过足弓到足尖。他用大拇指推拿足底,轻微地施加压力做圆形滚动。然后慢慢地移向足弓,并且用揉捏她的大脚趾,轻轻地牵引,从脚趾跟部到趾尖的肉球。
吴英全身开始缓慢颤抖,沉浸在舒爽、兴奋的梦境里。小雄把手掌移向脚外侧,慢慢向脚跟按摩。小雄的双手抱着她的脚跟,用手掌轻轻地挤压,从脚跟又一直到了足弓。接着,他的拇指按着她的足底,不停地揉捏。
就这样,小雄悉心地按摩双脚的脚跟、足弓、足底以至每一个脚趾。最后小雄鼻子凑近她的脚板深深的吸了吸,一股淡淡的脚丫特有的臭味和着淡淡的皮革香味冲进来,小雄快要醉了…小雄对着她白皙肉嫩的脚丫左看右看,终于忍不住想要舔一舔她的骚脚丫。
“怎么,我的脚是不是很美”说着吴英的一只脚主动的凑到小雄得嘴边,用脚趾在小雄的嘴唇边摩擦,另一只脚则在小雄的下体游荡。
“骗我说学足底按摩,以为姐姐不知道那是恋足网站,想要我的脚就直说吗?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想要,非要姐姐送上门来,今天我就让你好好享受一顿‘足爱大餐’”
小雄立刻抓住在自己嘴边挑逗的那只脚,一边淫荡的看着吴英,一边慢慢伸出舌头开始揉捏嗅吻以助性欲,翻开脚趾,细细地舔吻,味道有些浓烈,脚掌有一些汗湿,脚后跟有一点脏,小雄用舌头舔遍了整个脚掌,感觉味道咸咸的,终于忍不住把她的凉凉的脚趾头塞进嘴里,轻轻的吮吸起来,她的脚趾头上的肉软软的,非常肉嫩,小雄贪婪的吸着她的脚臭味……
她的大脚趾在小雄的嘴里轻轻地扭动着,小雄用一只手温柔地揉她的阴蒂头,一揉,她的反应还挺大的,“啊...小雄.. 好... 舒服......哦......你真.....有一套..... 爽..... 啊... 哦....”
吴英轻盈的叫着,身体也骚动起来。她脱掉外衣解开乳罩,双手罩住自己的两个丰满白嫩 的双乳,由于人到中年乳头已成暗红色,她一会用手掌按住乳房拼命揉着,一会用大拇指和食指夹住乳头拼命扯动,敏感的奶头受到刺激,开始变的坚硬勃起。
“啊......心肝......亲弟弟......别弄了......今天不行......求求你”
说着将小雄得手从她的小穴里拉开 “今天我有特殊情况,不能干那事,过几天我老公出差你来我家,我好好让你玩个够。”
“你到是满足了,小雄还是欲火高涨,吴姐,用你的脚帮小雄脚交吧!求你干小雄一次吧!你以后想足底按摩,想要小雄舔你的脚,舔你的丝袜高跟鞋,做你的脚奴都行”
“脚交,你这死鬼玩法满多,还有什么玩法告诉姐姐,姐姐今天开开眼”
“吴姐,一般人性生活只会和异性手交,口交,性交,肛交,而小雄恋足者除了手交,口交,性交,肛交外还喜欢脚交,鞋交。脚交是和对方的双脚配合摩擦,戳动小雄的龟头和阴茎达到高潮,精子射在脚上还可以保养,美容脚上的肌肤,使你的玉足看起来更嫩,更白,更性感。鞋交一般是想交欢又早不到女人时的一种拿女人鞋来发泄方式,类是于打手枪”
“你现在不是欲火高涨,我身体又有特殊情况不能满足你?正好鞋交,我要看你和我的鞋做爱” 说着把她那双刚才穿白色皮凉鞋递给小雄一只,然后换了个姿式绕到小雄身后双手伸进小雄得裤裆里,“啊!小雄,你的家伙比我老公的可大多了,拿在手里真暖和”
吴英一只手慢慢套动小雄的阴茎另一只手轻柔着龟头,舌头在小雄耳边舔着小雄的耳垂,小雄的阴茎涨到了最大,小雄终于忍不住脱下了裤子,拿起这只皮凉鞋,小弟弟早已迫不及待地挺起老高了。
小雄先用凉鞋在两腿之间轻抚着,一阵触电的感觉在大腿根部传递,一只手抓住阴茎用龟头“按摩”着凉鞋的每一个地方,特别是鞋底的商标,小雄仿佛感觉得到商标上的字迹。
然后用尖鞋跟轻轻摩擦 龟头和马眼,小雄开始不停地哼,身体也不停地动,小雄把龟头对着鞋跟处,不停的抽动……
“哦……痛快死了……小雄干……小雄要干……吴姐……啊……爽”
“啊……吴姐……小雄要……射了……射在你……穿过的……鞋里”
小雄太兴奋了,大脑一片空白,不知什么时候,小雄忍不住,一股浓精冲了出来,把鞋跟全部浸透!过了一会儿,才从刚才快感中醒来,看着沾满了精液的凉鞋,心里生出一股快意。
吴英看着小雄射到鞋里的精液说“小雄,今天射这么多都浪费了,下次你可要喂饱我”
说完她拿起沾满了精液的凉鞋把精液全部倒在双脚上,轻轻的把它铺开。
小雄蹲在床头一边帮吴英穿鞋一边说“亲亲吴姐,下次只要用这双骚脚好好为小雄的弟弟服务,它一定会把你爽上天!”
转眼又是一个星期六中午小雄一人在家玩QQ游戏,忽然电话响了是吴英打来得,原来她老公几天前去海南出差,小雄去她家帮干点活,“这个骚女人哪是叫我去干活,分明是想趁老公不在家红杏出墙,勾引我这个白脸小生,其实正合我意,上次放了我鸽子这次倒送上门来,我到想试试这个开网吧的老板娘有多骚”
下午两点小雄拿着神秘礼物来到吴英家,敲了敲门,门开了吴英出来,哇!她今天真漂亮,头发染成暗红色并烫了大波浪,脸上画了妆,擦了口红,身穿一件浅色睡衣,一对鸭梨式大乳房,拱起两座“山丘”。虽然快四十岁了,由于保养好,外加比较风骚,肤色白嫩,看起来象三十出头的少妇,只是眼角稍有几条皱纹。
“快请来吧!” 她很热情的叫小雄进去
吴英家里很干净漂亮,地上铺着地毯,小雄坐在客厅沙发上一眼就看到门口放着的鞋柜,鞋柜里面整整齐齐放着很多高跟鞋,皮鞋和凉鞋,在第二格看到了上次让小雄“魂飞精丢”的那双白色皮凉鞋。小雄刚想过去看看鞋里是否还留有小雄得液迹,吴英却一屁股坐到小雄身边说“小雄,怎么还买了东西来?是什么呀?”
“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
吴英从袋子里拿出纸盒,“好像是双鞋”她打开盒子里面是一双黑色高根皮凉鞋,开口式,鞋尖可露出三个脚趾,鞋后边有两根细带和一个金属扣,鞋底有两厘米厚,鞋根足有13厘米
长,由粗渐渐变细。
“吴姐,这是小雄特意为你买的喜欢吗?”
“啊!太漂亮了,多大的鞋码”她笑眯眯拿起一只鞋。
“三十七码半,小雄知道你穿三十七码,但我特意买大半码,待会你就知道小雄得用意”
“你怎么猜得那么准我穿三十七码的鞋”
“小雄的吴姐,你怎么忘的这么快,上次在网吧小弟足足玩弄了你的“玉足”一个小时,连你的脚上哪里有足茧,哪里有颗志都一清二楚还不知道你穿多大得鞋。”
“是不是觉得小弟服务的不够舒服,那还不简单,今天好好满足你的欲望,要让你,不,是你我共同爽到极点” 小雄起身跪在吴英的脚边拿起一只脚放在手中,然后从裤兜里拿出一枚足戒。
“这枚足戒也是送给你的,在国外戴足戒很流行的,迷人的足戒指,伴随着一双双美丽的脚,今年流行皮凉拖鞋,恰恰给了脚趾足够的空间,带上它一定让你“足下添彩”不穿丝袜也能迷倒一片男人,“低头率”百分之九十八”
小雄是看到妈妈和姐姐最近都带上了足戒,才给吴英买的。
“那还不快给我带上”她翘起一只脚说到。
小雄把足戒含在嘴里然后捧着她的脚放到嘴边,眼睛细细的观察着这只脚“应该戴在哪个脚趾上呢?对,是第二个脚趾”于是小雄用手拨开大拇指和其它几个脚趾,接着把嘴里的足戒对准第 二个脚趾慢慢往里套,套到脚趾关节时小雄便用牙齿轻轻往里挤……啊....终于用嘴将足戒套了 进去,太美了,她的脚配上足戒显得更加成熟性感!激起了小雄得性欲,小雄能感受到本能的性冲 动,不由得抓住脚舔起来…
“死鬼,着什么急呀,难道姐姐身上只有脚才吸引你吗?” 吴英说着脱去睡衣仍到地上,露出里面诱人的乳房以及白色花边胸罩,她两手伸向背后慢慢摘下纹胸,那是两只雪白双乳,由于人到中年乳头已成暗红,但乳晕呈粉红色,可以看到一道深深的丰满的乳沟,她左手已经放到乳房上轻轻地玩弄自己的乳头。“只要你对我好,能满足我,听我的话,我什么都给你,不过现在想试试这双高根鞋。”
她将右脚伸了过来,当小雄的脸贴在吴英的脚上时,一只风骚少妇脚又一次呈现在小雄的面前,她的脚是那样的性感,她的脚趾不长,却很整齐,沿着一条极美的曲线依次排开,皮肤略透 着淡淡的黄色,仔细看有少许皱纹,大概是经常穿皮鞋的原因脚掌和脚后跟的肉茧很厚,小雄左手抓着她的脚,将高跟鞋套在她的脚上扣好鞋带“实在…太性感了,只不过稍稍有点宽松”,
三只脚趾从鞋尖露出来,大脚趾微微上翘,小雄用双手捧起她的脚,仿佛捧起世上高贵无双的瑰宝。脚上黑色的高跟鞋,正映出小雄贴得很近的脸,小雄将高跟鞋托在嘴边,疯狂地吻着鞋尖露出的三只脚趾,仿佛这只鞋是吴英的嘴而从鞋尖露出的脚趾是她的舌头,小雄正在和吴英接吻……
“别着急,把这只鞋也穿上!”
小雄拿着另一只高跟鞋起身坐在吴英身旁为她穿上了。吴英主动地将手伸向小雄两腿之间。
小雄拿开她的手轻轻的说“上次你要小雄和鞋做爱,看得你很过瘾吧!今天小雄也要你和鞋做爱,如果让小雄看得很爽,小雄自然会喂饱你!”
吴英淫笑道“死鬼!花样还真多,想看姐姐自慰,那好,非叫你看的流鼻血不可”说着吴英翘起右边的半边屁股,右手将内裤拉倒了大腿根,露出了她的下体:平坦的小腹上生有细细的花纹浅浅数条,小腹下长满了浓密的阴毛,真是那么的性感迷人,小雄用手拨开修长的粉腿,再分开浓密的阴毛,这才看清楚她底下的风光,两手拨开两片阴唇,大阴唇呈红色,小阴唇呈鲜红色,大阴唇两边长满的阴毛,粉红的阴核似花生米一样大小,阴道呈鲜红色,手指触在上面湿滑滑的,看得小雄欲火高张。小雄用食、姆二指捏弄大阴核一阵,揉得吴英娇声哼道“宝贝……别再揉……揉了……姐姐……心里好……难受……下面好……痒……快……心肝……快给……给我……吧……”小雄便把高跟鞋丢到吴英身上,她立刻拿起鞋放到嘴边伸出舌头开始舔鞋底,鞋根,然后抓住鞋放到两腿间用鞋底上下摩擦着阴唇,“啊…啊…啊…” 吴英呻吟着。不一会她用手拨开阴唇另一只手握住鞋用鞋尖轻轻的按摩着阴核,“啊…啊…好舒服”她的声音更急促了。
接着用十三厘米长的鞋根在阴唇旁上下摩察,她时而用鞋根摩擦阴唇和阴核,时而又把鞋根慢慢的往阴道里塞,忽深忽浅忽快忽慢……“啊……亲弟弟……你的鸡巴……比它还粗吗……我要你的……鸡巴”
看到这小雄实在受不了,把早已挺得高高的肉棒从短裤里掏出来,站在吴英面前拿起那条着高跟鞋的腿“吴姐你太风骚了……小弟看得……受不了……要和你一起玩……”小雄一只手握着鞋,一只手扶着鸡巴对准鞋尖露出的脚趾把龟头向脚底和鞋的缝隙里塞,虽然鞋穿在她脚上比较宽松但无奈龟头太大塞了几次都没塞进去,还弄得小雄龟头很痛。
吴英似乎知道小雄得用意便翘起脚趾张大了洞口,小雄幻想着这就是吴英的小穴,艰难的把肉棒一点一点的往里塞…
“啊……骚货……你的小穴……好紧好深啊……啊……快到了……快探到……底了”终于将肉棒完全插进洞(鞋)里,龟头顶顶着脚心。
小雄两手抓着鞋,慢慢前后摆动着屁股开始作活塞运动……由于吴英经常穿皮鞋,脚掌有着厚厚的茧,所以在洞里抽动的时候,龟头会产生极 大的刺激与乐趣!“啊……亲姐姐……你脚下的……厚茧……弄得……小雄鸡巴好舒服……”
“你……啊,别……别停下来……小雄……啊,我……想要你继续……”她呼吸有些急促,而且小雄能够感觉到她的身子在颤抖。
“快啊!快点!”她的声音更急促了,臀部不断地向前挺起,手的动作也越来越快,鞋根已经被吴英的淫水弄湿,顺着慢慢往外流!
“啊……啊……好舒服……我的小屄……被 ……鞋根……弄得好舒服……嗯……啊……”她一边扭动着身子,一边低吟着!
“亲姐姐……小雄也是……好……好舒服喔……想不到鸡巴在鞋里“足交”竟是这样的……爽……啊…爱死你的脚…爱死你的鞋了” 小雄也加快了抽戳速度,这比小雄自己手淫,鞋交刺激多了,几十下后,小雄控制不住了,用力抱着那只脚喊道“吴姐……小雄的亲姐姐……我……我好痛快……我要……要射……射……射了”一股浓浓精液喷到她那穿着高跟鞋的脚里,鸡巴间歇性地膨胀收缩,每一次都有灼热的液体喷出,小雄得龟头能感觉到她的脚心沾满了精液,一会儿精液便顺着脚心两边的鞋缝流了出来。
小雄抽出鸡巴,满足的倒在沙发上……
几秒钟后小雄睁开眼,吴英靠在小雄身旁轻声说“怎么样,舒服吗?刚才只是热热身,真真的还在后头呢!陪吴姐到床上去,我今天吃定你了!”
“吴姐,小雄喜欢做爱的时候,对方穿着皮鞋,这样能增强小雄得性欲”
“那好,你先在床上等我”
不一会她穿了一双黑色的包头粗根皮鞋,身上一丝不挂的爬到床上,跪在小雄腿中央双手不停的上下套弄着小雄的大鸡巴,时快时慢……
接着张开小嘴,像一条母狗一样将小雄的阴茎含了进去灵活的舌头不停着在小雄的龟头及马眼上来回的舔着,小雄得鸡巴已经变得非常硬,随后她跨到小雄身上,用手抓住小雄的鸡巴上下翻了几下,将小雄的龟头对准她的肉穴,整个屁股坐在了小雄的身上,开始上下摆动着屁股。
想不到年届四十的妇人,阴户依然是那样的紧,每一次进出都象一张小嘴吮吸着小雄的龟头。小雄觉得身体开始一阵阵地发热,鸡巴使劲向上坚挺着。
小雄伸出双手用力搓她的乳房和刺激乳尖………几十下后吴英换了一种姿势,翻过身,背对着小雄双手撑在小雄的膝盖上。又开始摆动屁股,吴英大声地叫了出来 “啊……心肝……亲弟弟……我要飞了……被你的…大鸡巴…弄得……上天了”
而小雄为了延迟射精的时间拼命得数着数“一百二十三……一百二十四……一百二十五”
“啊……爽…… 死小雄了……我好痛快……我的小屄要……要……飞……了”
突然一股滚烫的阴精淋在小雄的龟头上,小雄知道吴英已经高潮了,紧跟着小雄的鸡巴暴涨,腰脊一酸,一股滚热的精液猛射而出,
“心肝……姐姐……被你射死了……也……爽死了”吴英说完双手一放,双脚一松,迷迷糊糊的躺在床上。
小雄忽然闻到一股特殊的汗臭味扑鼻而来,小雄觉得浑身都酥软了,侧头一看,原来是吴英登掉了一只鞋,皮革味和脚臭味穿了出来,小雄抱起她的脚就是一阵狂吻,脚掌有一些汗湿,感觉味道咸咸的,然后将她的脚趾含在嘴里,不停地吸允着。吴英闭着眼,脸上浮现出陶醉的神情……很快,小雄又勃起了。
“亲哥哥,你又硬起来了,太厉害了,姐姐的小穴又痒起来了,快用你的鸡巴再肏肏姐姐的小屄穴。”吴英来了一个狗爬式,肥大的屁股对着小雄得鸡巴。
“这个骚货,难怪有人说:中年妇人的性欲强,她不同于少妇,少妇是狠,而中年妇人是贪,是永无止境,天天都缠着你,时时刻刻都需要。”
小雄把鸡巴死顶进她的小穴,然后疯狂地抽插起来。
“亲爱的……啊……我……我好爱你……啊……好哥哥啊……”她太兴奋了嘴里不停地乱叫着,好一阵子,只感觉龟头一热,一股热液袭向龟头,吴英又达到了高潮!……
小雄拔出鸡巴,鸡巴仍然又硬又翘!“ 啊!宝贝,你还没有射精。”
小雄一边用手套动这鸡巴一边对吴英说“亲姐姐……快……快穿上皮鞋……小雄……小雄要射在……鞋上……”
吴英立刻登上皮鞋,此时一双穿着黑色粗跟皮鞋的大腿高高翘起在小雄鸡巴旁,伴随着小雄的抽送来回晃动……
“啊……吴姐……小雄得女王……亲姐姐……小雄要……啊……小雄要射了……”小雄左手套动着鸡巴右手抓住一只脚对着龟头……小雄太兴奋了,忍不住,一股浓浓的精液流了出来……
吴英抱起这只脚贪婪的用舌头舔着鞋面和脚背上的精液……
“小雄,我得亲哥哥,亲丈夫,我还要,我要精液直接射在我嘴里,好吗?”说完吴英张开小嘴,一口将小雄的阴茎含了进去……
小雄拉过她的屁股,将自己的舌头抵在吴英的阴户上舔舐。
趴在小雄的身上,头里埋在小雄的双腿之间又去吻裹小雄的肉棒,雪白、肥美的大屁股撅起在小雄的脸前,吴英的小嘴把小雄的刚射完精的还软软的肉棒噙住,裹吮着,手轻轻揉捏着小雄的阴囊。
小雄捧着吴英那白白嫩嫩的丰美的大屁股,去吻舔她的阴部,舌尖分开她的大小阴唇,探进阴道里,舔舐着阴道内壁,伸长舌头在吴英的阴道里抽插着。用唇裹住小巧的阴蒂裹吮着。
小雄的鸡巴被吴英裹舔得硬了起来,吴英把它整个噙在嘴里,小雄感觉鸡巴的龟头已触在吴英的喉头,吴英的小嘴,红润的樱唇套裹着小雄硬梆梆的鸡巴;小雄捧着吴英雪白、光洁、肥美的丰臀,舌头伸进她的阴道里抽插着、搅动着,鼻尖在她那淡紫色的如菊花花蕾般小巧、美丽的肛门上。
吴英的阴道里流出淫水,流淌在小雄的嘴里,脸上,小雄的舌头舔过吴英的会阴,舔舐着她的屁股沟,吴英扭动着屁股,咯咯笑着,她的屁股沟被小雄舔得湿湿漉漉的,后来小雄用舌头去舔她舔她小巧美丽暗红的菊花蕾,她那淡紫色的、小巧美丽,如菊花花蕾般的肛门是那样的迷人美丽。
吴英被小雄吻舔得一陈陈娇笑,任凭小雄的舌尖在她的菊花蕾内外吻来舔去,她紧紧凑凑的屁眼很是小巧美丽,吴英的两股用力分开,小雄的舌尖舔着她的屁眼,唾液把她的屁眼弄得湿呼呼的,她哼着,叫着。
小雄用舌尖着她的屁眼,试图探进她的屁眼里去。吴英这时用嘴套撸着小雄的鸡巴,舌尖舔着龟头,有时还把小雄的阴囊含进嘴里,吮裹着。
“臭小子,我的的屁眼让你舔得痒痒的,啊,好老公,啊。”
小雄抬起头说:“吴姐,我想肏你屁眼!“
吴英说:“好弟弟,我的屁眼从没有被肏过,会很痛的,今天看你这么可爱,就给了你吧,不过你可要轻一点啊!“
吴英跪趴在床上,把肥美的屁股高高地撅起,双腿分得很开,露出被小雄吻舔得湿漉漉的菊花蕾,在雪白、光洁的丰臀的映衬下,那淡紫色的肛门显得分外的美丽、迷人。
小雄忍不住又趴在吴英的丰腴的肥臀上,去吻舔那小巧玲珑的菊花蕾。吴英娇笑着说:“宝贝,快,我被你舔得心尖都颤了。”
吴英的肛门是块处女地,从来没有被开发过,小雄的舌尖用力向里都不去,把吴英的屁眼弄得湿漉漉的,吴英也被小雄舔舐得骨酥筋软,娇喘吁吁,上身趴在了床上,哼哼唧唧地淫浪地叫着。
又过了一会,小雄起身跪在吴英的身后,一手扶着她的圆润、丰腴的肥臀,一手扶着坚挺的、硬梆梆的肉棒,龟头对准吴英那小巧玲珑、美丽如菊花花蕾的肛门,慢慢地去。
吴英的屁眼上沾满了小雄的唾液,起到了润滑的作用,尽管吴英的屁眼很紧,但是小雄的龟头不算太费力气就进了她窄窄的、紧紧的肛门。
当小雄硕大的龟头进吴英的屁眼时,吴英叫出声来:“啊……啊……老公……疼啊……啊……我从……啊……从没被干……啊……啊……过屁眼……啊……轻……轻……点……啊……啊……”
小雄把肉棒硕大的龟头在吴英的屁眼里慢慢抽动着说:“好老婆,老公我会轻轻的肏你,亲亲宝贝,亲亲老婆,一会大鸡巴就全都插进去了。”
小雄肉棒的龟头在吴英的肛门里抽插着,渐渐地,吴英的屁眼里滑润了,小雄的肉棒也慢慢地往里插去,渐渐地完全都插进了吴英的屁眼里,吴英用力张开着屁股,肛门的扩约肌有紧紧地夹裹着小雄粗大的鸡巴,小雄趴在吴英的身上,双臂环抱着她的腰腹,一支手去摸她的阴道,两根手指伸进她的阴道里插抽着,小雄的手指感觉到小雄的硬硬梆梆的鸡巴在吴英屁眼里抽插着。
吴英哼叫着,扭动着身体。小雄慢慢地抽插着鸡巴,粗长硬的鸡巴在她的屁眼里抽插着,吴英叫出声来:“啊……啊……我的屁眼……啊……啊……被肏得……啊……啊……啊……得……啊……啊……太……啊…太舒服了……啊……啊……亲亲老公……啊……啊……”
肛门与阴道里不太一样,扩约肌有力的夹迫着小雄的鸡巴,吴英扭摆着丰臀,任小雄把粗硬的鸡巴在她的肛门里抽插着,小雄的身体撞着她的肥白、喧软、圆润的大屁股,啪啪作响。吴英的一支手摸着小雄的阴囊,快活地浪叫着。
小雄的鸡巴在吴英的屁眼里抽插着,她肛门的扩约肌紧紧地套撸着小雄的鸡巴。小雄粗长、硬梆梆的鸡巴在她的屁眼里用力向前挺着、抽插着;吴英扭摆着屁股,用力向后着,吴英把手指伸进自己的阴道里,隔了那层肉壁感受着小雄硬梆梆的大鸡巴在她的屁眼里抽插着。
吴英和小雄淫浪地、肉麻地叫着,什么心肝宝贝弟弟姐姐老公老婆胡乱地叫着,在吴英的屁眼里,小雄的鸡巴被她屁眼的扩约肌套撸着,被她的手指在阴道里隔着那层肉壁摸着。
在吴英的屁眼里,小雄的鸡巴抽插了许久,感到要射了才抽了出来,吴英含住龟头吸舔,从鸡巴里射出的精液被她吃到了肚子里。
吴英回手摸着自己红肿的屁眼说:“你可让姐姐开了荤,鞋交,肛交都便宜了你。”
52.刘欣的欢悦
小雄本来想休息一会儿在和吴英干一炮,但是他的手机响个不停,只好去接了,是刘欣老师打来的。小雄对吴英说:“是我妈,让我快回家。”
吴英搂着他说:“真舍不得让你走啊!”
“宝贝吴姐,有时间我们在玩吧!”
小雄来到了刘欣定好的酒店,刘欣已经在等他了,等到小雄洗澡出来的时候,惊讶得差点儿叫了出来,原来小雄眼前的刘欣,披着她浅黄色的睡衣,躺在沙发上半闭着眼睛,或许是今天太累了,她竟然不知觉的小睡起来。
现在的刘欣竟然连奶罩都没有戴上,那两颗肥硕细嫩的乳房,正贴着半透明的睡衣胸前,清晰地显露出来,尤其位于顶端那两粒像葡萄般大的奶头,尖挺地顶在肥乳上真是勾人心魄,让小雄胯下的大鸡巴不由自主地因为精神亢奋而硬了起来。
小雄的眼角瞄到她的下身部位,竟然发现她睡衣无法全掩着的小三角裤上,中间部份居然湿了一圈圆形的痕迹。
小雄忍不住走了过去,这时候刘欣也醒了过来。
刘欣这时候微微的说道:“小雄!我太累,所以躺在沙发上就不知不觉地睡着了,你不会怪我吧!”
小雄道:“好宝贝!我当然不会怪你,更何况……我一直都是爱你的!”
刘欣笑了,说:“谢谢你,给了我生命这么多的快乐!”
小雄一听平时有点内向的刘欣,竟然当自己的面说出她这样的话,心里猜想着刘欣心中一定是完全接受了自己,心中不由的一阵开心。
小雄想着,顺势坐到了她的身旁,用手搂住她的纤腰,轻轻吻了她的娇靥,吻得刘欣娇羞满面地道:“可是我一直都留给你的是坏印象哪!”
刘欣更是粉脸通红地道:“嗯……不要这样说……其实是我不好……如果……不是那样……”
小雄见她如此娇媚害羞,忍不住凑过嘴去偷偷吻上了她那鲜红微翘的小嘴,将搂在她纤腰的手移到她的一颗乳房上,轻轻地揉捏起来。
刘欣本来就说得娇红过耳,这时又被小雄的手搁在她只披着一层薄纱的乳房上面揉搓着,脸上的神情又羞怯、又舒服。
小雄道:“如果不是你那样,你还没有今天的幸福快乐,对吗?”
刘欣被小雄这么一挑逗,全身不禁打了一个冷颤,又被小雄这一问,羞得她忙低垂着粉脸,不好意思回答地点了两次头,算是默默地答复。
小雄一见她这娇羞不胜的模样,心中爱怜极了,手指头加重了揉捏她乳房的力量,摸够了乳峰,接着小雄改为捻动她的奶头,并问到:“好宝贝,我爱你!让你的小雄来给你快乐,好吗?”
刘欣娇羞无限地把她的粉脸埋在小雄的胸膛上,听了小雄最后开门见山的询问,娇躯一颤。
小雄拉过她的一支小手,放在小雄胯下硬涨涨的大鸡巴上,刘欣的身体又是一震,女人自然的娇羞反应,使她挣动着不去摸它,但小雄牢牢地把她的手背按住,并且压着她的手在大鸡巴上移动抚摸着虽然还隔了两层布,但那根大鸡巴的威力还是让刘欣呼吸一阵比一阵急促,简直就要喘不过气来了。
小雄再一看她伏在自己胸前的脸上,那种娇媚羞耻的样子,真是迷死人了,于是小雄便一不做二不休地张开双臂,把那身丰腴性感的娇躯紧紧地拥入怀里,用嘴儿热辣辣地堵住了她的红唇。
刘欣这时也抛开了羞耻心,双手搂紧了小雄的脖子,把她的香舌吐进小雄的口中让小雄吸着。她呼出来的香气,和她身上散发出来的女人体香,像阵阵空谷幽兰传香,吸进了小雄的鼻子,熏人欲醉,使小雄更是疯狂地用小雄的嘴唇和舌头,吻舐着刘欣脸上的每一寸肌肤和器官;一支手伸进她的睡衣里,揉捏着她的两颗肥乳,再往下移动,抚摸着她的细腰,肥臀,最后突破了她薄薄的小三角裤,抓了抓几把浓密的阴毛,抚摸着如馒头般挺凸的阴阜,用食指轻轻揉捏着那粒敏感高凸的阴蒂,再将中指插进阴道里,轻轻地挖扣着。
小雄这些举动,挑逗得刘欣娇躯震颤不已,媚眼半开半闭、红唇微张、急促地娇喘着,恍佛要将她全身的火热酥麻,从口中哼出,喉头也咕噜咕噜地呻吟着难以分辨出是痛苦还是快乐的声音。
小雄感到刘欣那肥嫩多肉的阴缝里流出了一股股热乎乎的淫水,把小雄的手指和手掌都浸湿了,于是附在她耳边轻声说道:“宝贝!你的蜜穴穴流出浪水来了!”
刘欣娇声说道:”那……都是……你的……指……指头……害的……小鬼头……你要……害死……我了……嗯……”
刘欣粉脸通红而不胜娇羞着,但到了这种地步,刺激得她再也顾不了什么师长、道德关念了,抱着小雄就是一阵吸吻,一支玉手也自动地伸到小雄的胯下,拉开小雄裤子,摸进小雄的内裤,套弄大鸡巴。
小雄一支手放在她肥大高翘的玉臀上捏捏揉揉,而另一支手则继续在那肥嫩而湿淋淋的蜜穴穴里,不停地挖扣、插弄着,俩人都春情泛滥、欲焰高烧了。
小雄对她说:“你今天咋能出来呢?”
刘欣说:“我的小乖乖!我现在爱你爱得快发狂了,自从被你肏了之后,我每天夜里的幻想对象也是你啊!只是……不好意思开口要你和我……做爱,今天我老公打麻将去了,孩子到奶奶家了,所以我……以后我会把你当成心爱的丈夫来爱你,你是我的亲小雄、亲丈夫、小情人呀!”
“难道你老公满足不了你吗?”
“也不是,和老公作爱没有这么刺激。”刘欣说完后,又一阵像雨点般的蜜吻亲在小雄的脸上。
小雄道:“宝贝,快把你的睡衣脱掉吧,我想要吸你的奶子。”
刘欣道:“好嘛!但是你可不要羞我哟!而且你也要一起和我脱光,让我抱你在怀里吃我的奶吧!我的乖小雄。”
于是小雄刘欣俩人便很快地脱光了身上的衣服,刘欣的动作慢了一点,在小雄脱光后,才羞人答答地除去她身上的最后障碍物--红色的小三角裤。两条粉白圆滑、细嫩丰腴的大腿,那肥肥的阴阜上,长满一大片浓密而黑茸茸约长三寸左右的阴毛,一直延伸到她肚脐下面约两指宽的地方才停止。
小雄仔细欣赏着刘欣那全身雪白而又丰满的胴体,细嫩洁白,一对肥嫩、高挺的乳房,两粒绯红色像葡萄般大的奶头,矗立在两圈暗红色的大乳晕顶端,雪白平腹的小腹下阴毛长得实在是太浓密了,层层叠叠地盖住了那迷人而神密的桃源春洞,想要一览风采还得拨开那一丛丛的乱草哩!
小雄忍不住地走上前去抱起刘欣,将她的身体平放在沙发椅上,自己侧身躺在她身边,说道:“亲宝贝!小雄想吃你的大奶奶。”
刘欣一手搂住小雄的头,一手伏着一颗丰肥的乳房,把奶头对准了小雄的嘴边,娇声嗲气地真得好象喂小孩子吃她奶的动作似地道:“我的乖宝宝,把嘴张开吧!我这就喂你吃奶。”
小雄张开了嘴唇,一口就含住那粒大奶头又吸又吮、又舐又咬的,一手搓揉摸捏着另一颗大乳房和它顶端的奶头。
只见刘欣媚眼微闭,红唇微张,全身火热酥软,由子淫声浪哼地道:“好小雄……哎唷……你吸得……我……痒死了……哦……奶……奶头……咬轻点……啊……好……好痒呀……你真要了……我的……命了……”
小雄充耳不闻她的叫声,轮流不停地吸吮舐咬和用手揉弄着刘欣的一双大乳房。
只听得刘欣又叫着:“哎呀……好……宝宝……我……受不……了……轻一点……嘛……我会……哎哟……会被你整……整死的……啊……宝贝……啊……我要……丢……丢出来……了……”
小雄见她全身一阵抖动,低头一瞧,一股透明而黏黏的液体,从刘欣那细长的小肉缝里,先浸湿了一小撮阴毛,然后流下她深陷的屁股沟,再流到沙发上,又弄湿了一大片花色的椅套。小雄看刘欣这样很有趣,用手伸进她的胯下,刘欣则把一只玉腿跨到椅背上,另一只放到地上,大腿则向两边张得开开的,把她的小肉缝毫不隐蔽地现了出来。
小雄又把手指头插进了刘欣的蜜穴穴中扣挖了起来,时而揉捏着那粒小肉核,而刘欣不停地流出来的淫水,湿濡濡、热乎乎、黏答答地沾了小雄满手都是,小雄贴着刘欣的耳朵说道:“亲爱的老婆!你下面流了好多淫水,真像是洪水泛滥哩!”
刘欣听小雄这么一对她调情的话语,羞得她用两支小手不停地捶着小雄的胸膛,力量当然是软绵绵的,又听到她嗲声道:“坏东西……都是……你……害得我……流了……那么多……快……快把……手指头……拿出来……嘛……你……挖得……难受……死了……乖……乖小雄……听……我……的话……嘛……把……手指……头……嗯……哼……拿出……来……啊……啊……”
刘欣真被小雄挖得骚痒难受,语不成声地呻吟着讨饶的话。
小雄狠狠地挖了几下,才把手指头抽了出来,一个翻身跨坐在刘欣的俏脸上,把小雄那硬翘的大鸡巴正对着她的樱桃小嘴儿,俯趴下去,小雄的嘴则正好位在她的阴户上,仔细欣赏着她三角地带的迷人风光。只见一大片弯曲黑亮的阴毛,长满了她的小腹和肥突高隆的阴阜四周,连那令人无限神往的桃源春洞,都被覆盖得只能隐隐约约地看到一条细细长长的肉缝,阴户口两片大阴唇鲜红肥嫩而多毛。
小雄用手轻轻地拨开阴毛,再撑开那两片肥嫩的肉片,发现里面又有两片绯红色的小阴唇,而顶端一粒深红色的小肉核正微微地颤抖着,小雄越看越爱,忙张口将那粒小肉核含住,用嘴唇吸吮着、用舌头舐着、又用牙齿轻轻地咬着,不时再把小雄的舌尖吐进刘欣的阴道里面,舐刮着她阴道璧周围的嫩肉。
刘欣被小雄这种超级刺激的挑逗,弄得全身不停地抖动着,淫声浪语地大叫着道:“啊!……啊!……亲小雄……喔……我要死……了……哎呀……你……舐得我……痒……痒死了……咬得……我……爽死……了……啊……我……我又要……泄……泄身……了……啊……好……美呀……”
一股热烫而带点儿女人香味和碱味的淫水,从刘欣的蜜穴穴里决堤而出,小雄也不嫌脏地把它全吞到肚子里面去,因为它是小雄亲刘欣的排泄物,尤其是由小雄最向往的小肉洞里流出来的,所以小雄也就不介意地吞了。
小雄继续不停地舐吮吸咬,把刘欣弄得淫水一阵流了又是一阵出来,而小雄则一次又一次地全吞到肚子里面去。
只逗得刘欣不断要死要活地呻吟着道:“哎呀……亲……亲小雄……你真……要了……我……的……命了……啦……求……求求……你……别再……再舐了……嘛……也别再……咬了……哦……哦……泄死……我了……小小雄……乖……小雄……听我……我的……话嘛……啊……死了……你就饶……了……我……嘛……小心肝……好……宝宝……舐得我……难……难受……死……了……我……不……不行……了啦……啊啊……”
小雄听她说得可怜,于是暂且停止舐咬的动作,说道:“好吧!宝贝老婆!我可以饶过你,但是你要替我吃吃大鸡巴哟!”
刘欣脸带惊慌地羞着道:“乖宝宝!你真会整人……嘛!”
小雄道:“吃大鸡巴的其实很简单呀!就像你平常在吃棒冰一样嘛!”
刘欣娇羞了好久,才咬着嘴唇说道:“嗯!……好嘛……唉……你这……小冤家,真是我刘欣命中的克星,竟要我做这……这种羞死人的事,真拿你……没办法。”
说完,用一只玉手轻轻地握住小雄的大鸡巴,张开她的小嘴,慢慢而又有点怕怕地含着小雄那紫红色又粗又壮的大龟头,小雄的大龟头塞得她的双唇和小嘴儿里涨得满满的,不时用她的香舌舐着大龟头和马眼,又不停地用樱唇吸吮和贝齿轻咬着小雄大龟头。
“啊……好老婆……好……舒服呀……再含……深一点……把整支……大鸡巴……都……含进……你的……小嘴儿……里……快……用力……含吮……啊……喔……你的……小嘴真……真紧……又……好热……喔……喔……”
刘欣其实还是一位贞淑的好女人,只不过被主任压迫,才红杏出墙。
刘欣越来越让小雄感到舒爽痕痒,大鸡巴这时已硬翘到了最大的限度而有些涨痛,非插入她的小肥穴儿里,才能一泄为快。于是急忙抽出小雄的大鸡巴,一个跃起的动作,把刘欣那身丰腴的胴体压在下面,分开了她浑圆细嫩的两条大腿,手握大鸡巴,对准了她那个绯红色的小肉洞用力一挺,大鸡巴就这样干进了一大截。
“噗滋!”那是大鸡巴干进小肉洞里的声音,紧接着又听到刘欣痛得大叫,道:“哎呀!……我的妈……呀……痛……痛死……我青了……快……快停……一停嘛……”
小雄停了下来,道:“怎么啦,亲老婆!”
刘欣喘着气,颤抖着声音道:“小雄……小雄快……痛死了……小雄……你的……鸡巴……那么大……也……不管…我……受不受……得了……就……那么……用力地……干了……进来……你还问……呢……你……好狠心……哪……把……我……的蜜穴……弄得……痛死了……”
小雄连忙陪罪地道:“亲宝贝!对不起嘛!我心太急了,见到你那迷人多毛的小肥穴,心里头既紧张又刺激,才会这么冲动地卤莽行事,而且我以为你都被我开垦多回了,蜜穴干进去一定没问题,不怕我大鸡巴的插干,我本来想让你舒服的嘛!没想到却弄巧成拙了,真是对不起了,亲爱的宝贝,你不要生气,好吗?”
刘欣休息了一会儿,语音较平顺地道:“好了,小小雄!我并没有生你的气,我高兴还来不及,小心肝!只是欣姐的屄很浅小,你爱欣姐的话,就更要爱惜我,知道吗?乖乖!”
小雄忙温柔地吻着她,道:“亲亲!蜜穴穴欣姐!我会爱惜你的,等一下插的时候,你要快,我就快;你要慢,我就慢,要轻就轻,要重就重,全听你的,好吗?”
刘欣眉开眼笑地道:“这样才是疼我的乖老公哪!好小雄,来吧!轻……点儿插……进来。”
小雄一听,如奉纶旨地将屁股一夹,用力地一顶,粗长的大鸡巴又干进了三寸左右。
不料又听到刘欣叫着道:“啊!……停……小雄……停一下,好……痛……我的……蜜穴里……好痛……啊!……胀……胀死了……”
小雄一听到她又喊痛的哀嚎,马上停止不动,望着她那姣美的粉脸,过了一会儿,见她平静了些,便将她的两条玉腿推向她的双峰旁,使她那原本就已肥隆耸突的阴阜更形高突,再一用力,干脆把小雄还留在阴唇外的大鸡巴后半截整根都塞了进去。
刘欣一阵颤抖呻吟道:“唉……唉呀!好胀……胀死我……了……”
小雄听了刘欣这种淫浪的叫声和看了她脸上那骚媚妖冶的神情,不由得屁股一阵抖动,把个大鸡巴头抵紧了她的子宫口直磨着,刺激得她全身一阵子颤抖,原本就紧窄的阴道,此时嫩肉更是一阵猛缩,一股股的淫液,不停地冲激着小雄的大鸡巴头。
只见刘欣的肥臀直扭着,樱唇里也浪声浪语地叫道:“啊!……啊……啊……乖……小雄……快……快用力……插……插吧……我……我……爽……死了……唉……呀……我……要被……老公……你……插……插死……了……嗯嗯……嗯哼……”
这时的大鸡巴头被她的子宫花心,包得